<var id="rht2m"></var>

        <var id="rht2m"><output id="rht2m"></output></var>
      1. <var id="rht2m"><strike id="rht2m"></strike></var>
        <acronym id="rht2m"><ruby id="rht2m"><address id="rht2m"></address></ruby></acronym>
      2. <sub id="rht2m"></sub>
        1. <thead id="rht2m"></thead>

      3. <sub id="rht2m"></sub>

        當前位置:首頁 >> 黨史研究 >> 黨史事件 >>正文
        四柳林戰斗
        發布時間: 2015/11/20 11:16:32

          四柳林(宮柳林、王柳林、趙柳林、孫柳林),現屬東光縣大單鎮,抗日戰爭時期曾屬鬲津縣三區。位于東光正東,南皮正南,寧津正北,相距東(光)南(皮)寧(津)均為50華里,是冀魯邊區一地委、一專署機關活動的根據地。1942年震驚冀魯邊區的“六﹒一九”戰斗就發生在這里。

          5月26日,岡村寧次乘飛機到達德州,策劃對冀魯邊區的大“掃蕩”。6月9日,日軍獨立第五混成旅團、第七混成旅團、第三十二師團、第二十七師團各一部共2萬多兵力,分別從德州、連鎮、泊鎮鐵路沿線出發,另有駐滄日軍聯隊長長谷川部,配以大批偽軍,南、北兩線向東推進,對冀魯邊區開始了殘酷大“掃蕩”。邊區軍民在共產黨領導下,浴血奮戰,開始了頑強的反“掃蕩”斗爭。

          為奪取反“掃蕩”的勝利,中央軍委電令華北,要冀魯邊區部隊到津浦鐵路接應冀中突圍出來的部隊。一一五師政委羅榮桓指示:“冀魯邊區地理位置重要,日寇可能在‘掃蕩’冀中后‘掃蕩’邊區,尤其是津浦路沿線,要做好反‘掃蕩’的準備,同時派優秀干部增援冀魯邊區。”一地委在東光縣三區高臺村學校召開全區縣以上黨政軍干部會議,傳達上級指示,研究粉碎敵人“掃蕩”的策略,部署反“掃蕩”任務。地委要求各縣:一、做好群眾思想教育工作,增強勝利信心,要使廣大群眾認清敵人的瘋狂是垂死掙扎,我們一定能沖破黎明前的黑暗,取得抗日戰爭的最后勝利;二、發動群眾開展反奸防特,堅壁清野,爭取和瓦解偽軍,最大限度地孤立敵人,使敵人在解放區里無法停留;三、精簡各級機構,壯大作戰部隊,提高戰斗力;四、整修不合戰爭要求的交通溝;五、加強反“掃蕩”斗爭的領導。地、縣主要負責人要親自掌握武裝,加強基層組織整頓,使各村的領導權掌握在可靠的人手里。從上到下形成了一個反“掃蕩”的堅強力量。

          為堅持根據地的反“掃蕩”斗爭,一地委、一專署機關和警衛連干部戰士于18日下午轉移到四柳林一帶,機關就駐在大單村。傍晚,一地委青救會主任燕明同鬲津縣青年連指導員魯英等,率鬲津縣青年連和部分青抗先約70余人駐在小單家村,鬲津縣一連由連長沈玉臣帶領駐在宮柳林。

          地委和專署機關在大單村駐下后,派出的偵察員回來報告,劉夫青據點的日軍已經出動,從穆莊奔劉大甕村而來。專署和地委領導根據上級指示和得到的情報,確信敵人已經開始進行合圍“掃蕩”,但就如何對付敵人的這次合圍,意見有分歧。有的認為這一帶地處平原,易攻難守,加之敵強我弱,應化整為零、分股突圍為好;有的認為這一帶北有大洼,南有鬲津河,交通溝縱橫交錯,四通八達,對這一帶地理情況熟悉,加之群眾基礎好,能打就打,不能打可轉移,兩種意見一直沒能統一起來。

          19日拂曉,偵察員又報,北面的敵人已經到了劉大甕村,距大單只有七八里路。于是,專署、地委機關組織干部戰士從大單出發,沿著通往三營盤村(即李營盤、張營盤、孫營盤)至鬲津河堤的交通溝轉移。到了河堤向東一看,一大隊日軍順著河岸向西而來。因部隊在交通溝內行走,敵人未發現,但搶占鬲津河岸,穿越鬲津河已經來不及了,只好順原路回到大單,改由大單至寺后楊、砥橋的交通溝到了鬲津河堤下。這時天已大亮,埋伏在河岸上的敵人居高臨下,輕、重武器一齊開火,有些干部戰士當場犧牲或受傷。突圍不成,地委專署又組織人員順原路邊打邊撤。撤到寺后楊附近時,一專署專員石景芳中彈負傷,從馬上栽下來;警衛連長孫國棟背起他就走。石景芳對孫國棟說:“別管我,快去指揮部隊。”他忍著劇痛繼續組織突圍。這時,從寺后楊村西南又冒出一股敵人。敵人兩面夾擊,槍聲像刮風一樣響個不停。專署機關見崔達家方向沒有動靜,就從王柳林至崔達家村西的南北交通溝里向崔達家突圍。剛到崔達家通劉連莊的東西交通溝前,隱蔽在溝里的日軍突然開火,在交通溝里的60多名干部戰士大部身亡,一地委書記杜子孚中彈犧牲。專署秘書主任傅炳翰身體緊貼著敵人打不著的溝壁,慢慢挪動,在一個十字溝口沖了出去。敵人四面重兵包圍,石景芳等帶領剩余的人被壓縮在趙柳林村東一片開闊地上。敵人端著機槍嚎叫著沖上來,他們在開闊地的一個墳場中與敵人展開了肉搏戰。經過一場激戰,由于寡不敵眾,石景芳等人壯烈犧牲。地委組織部長邸玉棟帶領的機關干部,遇敵后迅速占領了小單家村南的一條道溝,在溝內邊打邊向東南方向沖,到達孫營盤時,邸玉棟胳膊負傷,這時前后受敵,形勢緊迫。邸玉棟喊了聲:“到了最后時刻了,與敵人拼!”率領同志們沖上去和敵人搏斗,最后都英勇犧牲。

          駐在小單家的燕明,在拂曉聽到槍聲,又發現逃難的群眾,斷定敵在合圍,于是一方面派人與地委聯系,一方面組織青年連順著交通溝向黑龍村方向轉移。等青年連大部過去,敵人合圍上來,燕明等十來個人被卡在包圍圈內。這時派出的偵察員回來報告沒有找到地委。燕明帶通信員等人又到大單找地委,但又沒找到。這時他帶著通信員李學禮向西北方向的刁莊、姬莊伺機突圍出去,找軍區領導匯報戰況。

          沈玉臣帶領鬲津縣一連在宮柳林接到情報后要轉移,敵人已把村子包圍起來。鬲津縣一連武器好,戰斗力強。戰士們利用黑夜與敵展開了白刃戰,殺出一條血路。沈玉臣命令一個排向砥橋方向突圍,其他人由他帶領向東突圍。當他帶著人沖到王柳林和孫柳林之間時,又遭到了敵人截擊,在此又犧牲了部分同志。他們突出去后只剩下不足20人。同日,鬲津縣青救會主任王友林所帶三區隊也在崔站以南大洼遭到敵人的包圍,他們在向西南沖到西洼劉時,孫隊副和20多名戰士犧牲。

          這次戰斗,從拂曉一直打到中午,石景芳、杜子孚、邸玉棟等300余人犧牲,被俘的40余人寧死不屈,最后全部被敵人殺害。同時犧牲的還有原冀中第八分區地委書記翟晉階及帶領的部分干部、冀中巡視團六七人和冀中二十三團一營一部。敵人亦傷亡二三百人。20日上午,敵人從柳林、小單向東北方向撤走。

          敵人走后,當地的黨政軍領導周化南、高漢章、石青、林青等人和部分群眾趕到現場,他們含淚辨認,掩埋了烈士們的遺體,還派人把戰斗經過向上級黨委進行了匯報。

          四柳林戰斗以后,冀魯邊區的形勢日趨惡化。1942年9月7日,一一五師黨委給中央軍委、八路軍總部報告,冀魯邊區的形勢進入更加緊張狀態,敵人分化“蠶食”更加嚴重。全區l7個縣設據點456個,日軍3600余人,偽軍1.1萬余人,超過抗日軍隊5倍。邊區共600萬人,邊區政府能推行政令的不過一半,已完全陷入被敵封鎖、強化的形勢,部隊以連活動困難。華北駐屯日軍參謀長曾夸耀,在華北已建成碉堡群,挖“封鎖溝”11860公里。然而敵人的瘋狂并沒有使抗日軍民屈服,相反加劇了自己的滅亡。全區600萬軍民在共產黨領導下,堅持斗爭直至取得最后勝利。

        作者:高文通 趙寶嶺(中共東光縣委黨史研究室)

        信息檢索 標題
        正文
        點擊排行
        本類推薦
        • 本欄目暫無內容

        Copyright @ 2010-2020 滄州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主辦單位:中共滄州市委黨史研究室主辦 冀ICP備11005373號-2

        女教师系列(无内裤)_亚洲好AV中文在线_亚洲人成在线:观看_性XXXXX瑜伽
        <var id="rht2m"></var>

            <var id="rht2m"><output id="rht2m"></output></var>
          1. <var id="rht2m"><strike id="rht2m"></strike></var>
            <acronym id="rht2m"><ruby id="rht2m"><address id="rht2m"></address></ruby></acronym>
          2. <sub id="rht2m"></sub>
            1. <thead id="rht2m"></thead>

          3. <sub id="rht2m"></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