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rht2m"></var>

        <var id="rht2m"><output id="rht2m"></output></var>
      1. <var id="rht2m"><strike id="rht2m"></strike></var>
        <acronym id="rht2m"><ruby id="rht2m"><address id="rht2m"></address></ruby></acronym>
      2. <sub id="rht2m"></sub>
        1. <thead id="rht2m"></thead>

      3. <sub id="rht2m"></sub>

        當前位置:首頁 >> 鑒政滄州 >>正文
        2018年第24期
        發布時間: 2018/12/25 11:07:05

        【黨史珍聞】

        劉伯承定義游擊戰

          劉伯承元帥作為著名軍事家,不但留下了幾百萬字的軍事著作,還留下了190萬字的翻譯作品。據劉伯承的兒子劉蒙介紹:有很多詞是劉伯承首譯的。比如大家常用的“游擊戰”,從外文翻譯過來,最早是“黑猩猩戰”,可是中國人都看不懂。劉伯承根據游擊戰的定義,“高機動性的作戰和突然的進攻”,把兩個詞合起來,又根據《史記·李廣傳》的一句話“李廣擅游擊”,取“游擊”二字,定義為“游擊戰”。

        【本刊專稿】

        挺進冀魯邊

        蕭 華

          挺進冀魯邊,是一一五師主力東進整個戰略計劃的一部分。毛主席十分重視主力部隊東進山東,曾電令我們師盡快東進,深入山東敵后,支援和配合山東當地的抗日武裝,發動群眾,開辟根據地。根據毛主席指示的方針和黨的要求,一一五師和一二九師已經派出曾國華同志和孫繼先同志帶領的兩支部隊,于兩個月前先進入冀魯邊地區。為了統一與加強兩支部隊和當地起義武裝的領導,中央又決定將冀魯邊部隊統編為“八路軍冀魯邊抗日挺進縱隊”,并決定抽調我們旅的部分機關人員組成挺進縱隊的領導機關,繼續進入冀魯邊區。

          遵照師首長的指令,我們從旅司令部、政治部機關中抽調一些干部,加上宣傳隊、軍工隊等人員,組成了100多人的“挺縱”司政機關,并迅速做好了進軍的準備工作。1938年7月中旬的一個傍晚,我們告別了部隊,踏上了東北的征途。

          跨過清漳河,越過平漢路,部隊進入了冀南。在這里,我們與一二九師部隊會合。稍事整理,然后繼續東進。9月中旬,穿過津浦鐵路,到達了魯西北的大平原上。

          冀魯邊是山東最早發動抗日武裝起義的地區。起義后組成的一支抗日武裝,在群眾的支持下,打了一些勝仗,還打進過鹽山縣城。部隊在戰斗中迅速發展到七八千人。但是這支新建的武裝畢竟還很年輕,還缺乏武裝斗爭的經驗,在建軍作戰方面暴露出一些問題。一開始,不少共產黨員存在著不愿做官的想法,部隊雖是黨領導創建的,卻把不少重要崗位如團長、營長交給舊軍官去擔任,甚至特意請來了當地實力派頭子劉景良來當部隊的司令。這樣一來,便給國民黨頑固分子的陰謀破壞以可乘之機,軍隊的領導權逐漸轉移到階級異己分子手里。在敵特操縱下,還專門派人去南京領來了“別動總隊三十一支隊”的番號。下層黨的領導與政治工作也很薄弱,部隊擴大得太快,許多土匪、流氓、地痞、“白面客”都混進了部隊,造成了嚴重的成分不純、思想不純、紀律敗壞,最后甚至發展到整連整營的逃亡叛變。這樣,一支七八千人的隊伍,到曾(國華)孫(繼先)兩支隊到達之前,只剩下200多人了。本來就不鞏固的活動地區,也縮得很小了。

          面對這樣的情況,整頓這支部隊,使之成為一支真正的黨領導的抗日武裝,便成了我們會合后的首要任務。首先我們將邊區的部隊進行了統一整編,將孫支隊改編為“挺縱”的二支隊,曾支隊改為五支隊,原邊區的部隊縮為六支隊。對于六支隊,我們以堅決的手段,清除了其中的反動分子,調整并充實了黨的干部,健全了政治委員制度,派了縱隊政治部組織部長周貫五同志擔任該支隊的政治委員,加強了政治工作,公開發展了一批黨員,在連隊建立了支部,還調入了許多主力部隊的干部。通過這些工作,使這支部隊的面貌煥然一新,走上了健全發展的道路。

          隨后,我們便全力投入了開辟和建設根據地的工作。9月17日,在樂陵城,我們組成了邊區的領導機構——軍政委員會,并在第一次會議上確定了我們的方針和工作步驟。我們的任務首先是打勝仗,擴大影響;接著就是大力開展群眾工作,建設政權,建設根據地;此外,還決定成立干部學校,培養干部。

          我們到達邊區后打擊敵偽的第一拳,便打到了大漢奸穆金城頭上。穆金城是邊區最早依靠日軍的土頑勢力之一。他糾集了1000多人,盤踞在南皮縣境,天天四出騷擾、搶掠,群眾恨之入骨。我們集中了三個支隊的主力,以突然行動攻入穆金城的老巢蓮花池,將該部全部殲滅。乘著這一勝利的余威,部隊全面展開對日偽軍的打擊。

          隨著部隊積極作戰和地區的擴大,在軍政委員會統一領導下,組織了三個民運工作隊,開展了聲勢浩大的群眾工作。由縱隊政治部主任符竹庭同志率領一組開辟樂陵;區黨委委員馬國瑞同志、李殿舉同志率兩組分別開辟寧津、慶云。大批干部被派到新收復的城鎮與鄉村,建立政權,組織游擊武裝,建立農救會、婦救會、青救會等群眾抗日團體,并堅決實行了民主民生的各項措施。為了滿足各地日益增長的干部需要,在原有干部訓練班的基礎上,舉辦了抗日軍政學校,第一期便培訓了青年干部500多人。在不長的時間里,我們很快便建立了滄縣、南皮、樂陵等8個縣的政府。這樣,在這廣大的平原上,在敵人深遠的后方,一塊新的抗日根據地建立起來了。

          10月,正當我們邊區根據地初具規模的時候,國民黨山東省政府主席沈鴻烈來到了冀魯邊的惠民。

          沈鴻烈原是青島市長。日軍入侵山東,韓復榘南逃,這個頗善投機的政客便拉起了一個攤子,扛起省政府的招牌,開始了“流亡政府”的生活。他到達魯西北以后,第一件事便是拉攏地方勢力,積極恢復舊政權,以限制我軍的發展。沈鴻烈的到來,使我們清楚地意識到,與頑固派的更尖銳的斗爭即將開始了。

          10月中旬,沈鴻烈派人送來了信,與我會晤。為了堅持團結,我帶著三個警衛員到了惠民。

          來到惠民舊縣府門前,我們還沒有下馬,只聽得一陣吆喝,涌出一大群人來。人群前面直豎著幾面五顏六色的大旗,每面旗子的中央都有個大大的圓圈,里面寫著粗黑的大字:“劉”、“曹”、“李”……各自旗子下面站著的人迎上前來,鞠躬點頭的、欠身抱拳的,形形色色,不一而足。如果不是前頭站著個時裝打扮的沈鴻烈和后面那殺氣騰騰的護兵們,真使人以為走到京戲的舞臺上來了。

          進了這個“流亡政府”的客廳,敬茶敬煙、寒暄了一陣,沈鴻烈佯作客套地說道:“蕭司令長途跋涉,來到我們山東。遠來是客,我們對客軍幫助十分不周……”

          真是老奸巨猾,開口第一句話便射出了一支暗箭。對于這笑里藏刀的手段必須予以揭露,我當即義正詞嚴地告訴他:“救民族危亡,堅持抗戰,是每一支部隊、每一個抗日軍人的責任,根本沒有什么主客之分。”

          接著,我借介紹情況之便,當著這些軍閥土頑揭露了當地國民黨軍隊和政府人員在日軍到來前后貪生怕死、賣國求榮的種種丑行,講述了我軍抗日起義和“挺縱”東來之后的英勇戰斗和輝煌戰績。

          沈鴻烈看第一招沒有奏效,接著又提出了一連串的問題,如“劃分防區”、“籌糧統一”等等。對于這些問題,我都在中央歷來指示的堅持我軍活動自由和自主的原則下,進行了嚴肅的談判。

          這次會晤,沈鴻烈妄想限制我軍活動的陰謀沒有得逞,而有些問題卻為我們提供了可以利用的合法條件。我們決定利用一些可以利用的機會和借口,如“籌糧統一”等,進一步展開擴大鞏固根據地的活動,并散發傳單、張貼布告一直貼到了各個地方實力派的防區里去。

          我們也預料到,沈鴻烈絕不會就此罷休的。果然,十多天后,我們接到樂陵縣同志的報告,說沈鴻烈正積極地修筑從惠民到樂陵的公路,并不斷派人到我區刺探消息。接著,沈鴻烈打算親赴樂陵,將原樂陵縣長牟宜之調離樂陵去任省府的什么“副秘書長”。

          沈鴻烈為什么對邊區的交通事業如此熱心?對樂陵、對牟宜之如此重視?其用心是不難窺見的。樂陵是冀魯邊區富庶的縣,是我根據地的基點地區之一。開辟這一地區時,我們在大力發動群眾的同時,曾以較大力量做了上層的統戰工作,特別是爭取原縣長牟宜之的工作。牟宜之是魯西北少數沒有潛逃的縣長之一。此人有抗戰熱情,傾向進步,與我們建立了較好的合作關系,并愿意接受我們領導,貫徹進步的政策法令。這種情況當然引起了反動派的記恨和不滿。沈鴻烈一到,便放出謠言,說什么“樂陵赤化了”,說這個政權“不得人心”等,F在竟要親自出馬,開始他奪取這個縣政權的第一步——以“明升暗降”的手段,把牟宜之撤換掉。

          這是頑固分子破壞抗戰的行為,是我頑之間的一場政權爭奪戰。這個政治仗必須打勝,但又必須打得有理,打得巧妙。我們幾個人商量,決定充分運用我們的政治優勢——群眾力量,以合法的形式,來進行這場爭奪戰。

          商量妥善之后,符竹庭同志笑著對我說:“搞起來,你在這里可就不方便了。”的確,要是事態如我們所預計的那樣展開,我這個角色不好扮演,于是我與牟宜之談過之后,便到駐鹽山的部隊去了。

          幾天之后,同志們向我繪聲繪色地描述了這一場“摘縣印”的喜劇。

          就在我走后的第二天,沈鴻烈帶著隨員,坐著汽車,氣勢洶洶地趕到了樂陵城。一開始,他還擺出偽善的面孔,勸說牟宜之接受這次“調動”,馬上跟他離開樂陵?烧谒麄冋勚臅r候,門外傳來了震天動地的口號聲:“維護真心抗戰的牟縣長!”“反對破壞抗戰的漢奸行為!”……成千的人群擁擠在縣府門口,決心要留下牟宜之。這浩大的群眾聲勢,使沈鴻烈嚇慌了,話沒談完,便強拉硬推地把牟宜之推上汽車,想把人搶走。但是哪里走得掉?汽車一出南門,又被更多的人群迎頭堵住了,南門外的公路兩旁,男女老少,人山人海,足有一兩萬人。大家拿著彩旗,呼著口號,有的圍住了汽車,向沈鴻烈提出質詢和抗議;有的干脆一屁股坐在公路當中,擋住了汽車的去路。此時,沈鴻烈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面擦汗,一面連聲喊叫:“快,快,快請蕭司令員來商議!”可是哪里能找得到我呢!于是他不得不乖乖地把牟宜之送下車來,然后灰溜溜地走了。

          取得了這一政權爭奪戰的勝利之后,我們又接連對頑固勢力進行了一系列的斗爭。為了孤立沈鴻烈、劉景良等頑固分子,擊破他們組織反共集團的陰謀,爭取一部分地方勢力抗日,我們與當時抱中間態度的曹振東部和吳橋的張國基部建立了聯席會議,以我軍為中心,每月開會,共商抗日行動。對于勾結日偽、堅決反共的投降派,我們則進行堅決打擊。在12月間進行的一次反“摩擦”作戰里,我們一舉消滅了鹽山的反動武裝孫仲文部1000余人,打擊了投降派的氣焰,開辟了鹽山四區的工作。

          但是,國民黨決不肯甘心讓冀魯邊變成人民抗日的戰場。11月,國民黨軍高樹勛部又從章丘歷城地區進入了邊區。他們一到邊區,便立即建立“第二政權”,設置招兵站,強編我自衛隊,沒收我存在民間的槍支,扣留我偵察人員,甚至派人勾結我軍部隊叛變。對于這些反動行為,我們則堅決予以揭露。但是,因為高部有抗日的一面,且與沈鴻烈有矛盾,因此,我們也很注意對他的團結爭取。寧家寨事件便是推動他走向進步的重要契機。

          高部進入邊區以后,在戰術上始終死守著正規作戰的一套,不懂也不學游擊戰。高樹勛本人率領著他的直屬隊和特務團在樂陵城西的寧家寨安下了攤子,積草囤糧,修房繕屋,一住就是40多天。在一次見面時,我曾當面向他提出過建議,給他指出在當前武漢失守、日軍回師敵后的時候,不應該在一個地方久居不動。此后我們也連續給他寫過信,請他轉移一下防地。但他始終不聽,甚至還放出風來,污蔑我們說:“八路軍光會逃跑,不敢抵抗!”

          就在12月上旬的一天,敵人突然向我“挺縱”司令部駐地黃夾鎮進行突襲。我軍有游擊戰爭經驗,而且已經摸熟了敵人的活動規律,并建立了群眾性的偵察情報系統,當然不會被敵人捕到。敵軍撲一空,惱羞成怒,便拿高樹勛部出氣。第二天拂曉便包圍了寧家寨。高樹勛突圍不成,只好就地抵抗。從早晨打到中午,高的特務團損失大半,圍寨有的地方也被突破了。

          我們接到高部被圍的消息時,天已中午了。本來我們距離他們較遠,但還是決定派部隊馳援。我們指令五支隊派出得力部隊,急行軍趕赴寧家寨,從北面猛攻日軍的側背。這突然的打擊使鬼子手忙腳亂,高樹勛乘機帶著殘余部隊突出了包圍。

          當我趕到的時候,高樹勛尚驚魂未定,一見面,忙抓住我的手,連連致謝:“慚愧慚愧,愧不聽你的勸告,才吃此大虧!”在談到敵人戰術特點和我軍對策時,他還說:“再打仗,請你指揮我的隊伍好了!”

          說要服從我軍的指揮,這自然是表面的客套之詞。不過,我軍光明磊落的行動確實給了高部,特別是廣大士兵以實際的教育。經過這一事件,高部的態度進了一大步。再經進一步談判協商,他們承認了我們的政權是邊區唯一合法的政權,并把他們在寧津的“第二政權”改成了工作團。兩軍訂下了互通情報、互相保護后方及傷兵、配合作戰的協定。高部的這種態度一直保持到他們離開邊區,這使我軍在對敵作戰與反頑斗爭中減少了一個牽制。

          武漢、廣州失守以后,日軍回師大舉“掃蕩”華北,處于敵人心腹的冀魯邊便成了敵人“掃蕩”的重點地區。1938年12月,敵軍以數路合圍樂陵。我部揭開了反“掃蕩”作戰的序幕,這次戰斗是以黃家莊一戰殲敵100余人而結束的。1939年1月21日,敵人出動了5000余人,配合著飛機、坦克,分五路展開了更大規模的合圍,我集中六個支隊于韓集伏擊,消滅了日軍一個大隊和一個輜重隊。另一部隊乘夜襲燈明寺,一舉殲滅日軍100多。敵人仗恃著優良的裝備和快速部隊,欺我平原作戰沒有依托,妄圖以“分進合擊”的戰術騙我們離開冀魯平原。但我們很快熟悉了平原游擊戰爭的規律。大宋家一戰,我軍與敵快速部隊展開了激戰,反復沖鋒十多次,終將敵軍擊潰。敵人合擊不成,妄想以安設據點達到由點到面的占領,但也遭到我沉重的打擊。我軍多次襲擊燈明寺,打得日軍不得不放棄了在這安據點的企圖。一個僥幸生還的日本軍官對老百姓說:“燈明寺去不得。燈一明,死了死了的!”在反“掃蕩”作戰中,我們小部隊的游擊活動更是靈活。我們一個營可以在敵區稠密的點線中轉戰五晝夜,進退400里,連獲三次勝利。我們曾夜襲泊頭、桑園車站,一夜破鐵路40余里,迫使敵人一個星期不能通車……

          部隊的英勇戰斗,支持和保衛著根據地。根據地的人民,哺育和支持著自己的武裝。覺悟了的邊區人民對軍隊的熱愛是令人難忘的。1939年久旱成災,兩季糧食沒有收成,群眾和部隊不得不以榆樹葉和棗糠充饑,但群眾哪怕有一點糧,也要省出來送給部隊。記得黃夾鎮一位老人雙手捧著一瓢白面,端到我們司令部來,這面是他留著過年包餃子的,我們當然不能收。幾番推讓,老人生氣了,激動地說:“你們記著,只要我們還有一兩糧,就有八錢是你們的!”在長期反復的反“掃蕩”作戰中,拆城、破路、堅壁清野、照顧傷員、偵察敵情、封鎖消息……只要他們能做的,總是全力以赴。在這些艱苦的斗爭中,動人的故事是敘不盡說不完的。在樂陵,一次敵人合擊我“挺縱”司令部,抓住了一個未及隱蔽的青年農民,強迫他給帶路。這個血性青年人看見路旁有一口水井,二話沒說,便縱身跳下去。鬼子走后,群眾把他救上來,問他為什么投井,他說:“要我死可以,要我給鬼子引路打咱們的八路軍,不行!”由于群眾積極參戰參軍,部隊也迅速得到了發展。到1939年年底,整個挺進縱隊加上各縣的地方武裝,已有12000多人了。

          依靠黨中央正確方針的指導,依靠全體指戰員英勇奮戰和人民群眾的全力支持,挺進縱隊在緊張的戰斗和工作中,度過了這段大發展的日子,發展和鞏固了冀魯邊區根據地。從1939年末開始,由于敵人瘋狂“掃蕩”,特別是邊區遭到了特大的災荒,冀魯邊區的斗爭進入了極其艱苦困難的階段。為了分散敵人的兵力,打通邊區與外圍的聯系,調動敵人、減輕邊區群眾的負擔,師部決定將邊區的大部主力分批轉移到津浦路西和魯南等地。自此,冀魯邊區斗爭遂進入了分散斗爭、艱苦堅持的新的階段。

        (作者文中身份為八路軍抗日挺進縱隊司令員兼政委。新中國成立后任總政治部主任、中央軍委副秘書長、蘭州軍區第一政委、全國政協副主席)

        【憶昔話往】

        雁翎隊奇襲“稅收樓"

        趙 波

          抗日戰爭中,百里水鄉白洋淀活躍著一支水上游擊隊,這就是聞名中外的“雁翎隊”。我在雁翎隊里當過戰士、偵察員、分隊長、大隊長。我們憑借溝汊、葦塘等自然條件,神出鬼沒地打擊敵人,使日本鬼子坐臥不安,膽戰心驚。

          1938年,日本鬼子的魔爪伸到白洋淀后,為了鎮壓這里的人民,掠奪這里的財富,在一些交通要道和重點村鎮駐扎重兵,修建崗樓。

          大清河和白洋淀連接的喇叭口,有一座長達兩華里的大橋,名叫十二座連橋。這是人們進淀出淀的水陸咽喉。橋上的旱路,往北可通天津、北平,往南順千里堤可到鄭州、任丘、河間。橋下的水路,上經白洋淀走府河可抵保定,下經大清河能到天津。就連白洋淀匯集的九河之水也只有經過大橋的涵洞方可東流入海。狡猾的敵人來到白洋淀后,一眼就看上了這個地方。他們在橋北墩的大鎮子趙北口建立了大據點,駐上了一個中隊的鬼子和兩個中隊的偽軍;在橋南墩已經沒人住的名叫十房院的地方修了個“稅收樓”,也就是個崗樓。

          自從安上“稅收樓”,這一帶老百姓就遭了殃。“稅收樓”駐的敵人雖不多,卻日夜盤查水旱兩路的過往行人,敲詐勒索,強收名目繁多的重稅,真是雁過拔毛,魚過脫鱗。老百姓恨透了,悄悄地念叨著:“稅收樓,吃人樓,敲斷骨頭榨干油;眼中鐵釘肉里刺,十人見了九人愁。”“稅收樓”給抗日工作帶來了很多的困難,經常有一些運送藥品和物資的同志在這里被敵人抓住。

          “稅收樓”像個釘子釘在人們的心里,像魚刺兒卡在戰士們的嗓子眼兒上。

          根據區委指示,雁翎隊決定拔掉這顆釘子。我找到隊長要到了這個任務。

          要拿掉十房院的“稅收樓”,那可真是虎口拔牙。白天,這里是趙北口敵人眼皮底下的一棵“搖錢樹”,不知有多少人不眨眼地盯著它;夜晚,這里是敵人重點警戒的地方,巡邏隊一遭遭地圍著它轉。別說拿掉它,就連去那里偵察偵察也不容易。十房院并不大,原先只有十來家飯館和客店。日軍來了以后,人們都跑光了。敵人修了“稅收樓”,就不讓生人進去了。他們在樓的一邊蓋了間平房,專派一個管財務經濟的偽軍在那里收稅,當地人都管這個偽軍叫經長。過往行人被迫繳稅只能到平房去,根本就不許靠近崗樓一步。

          為了摸清敵人的人員、裝備和活動規律,我決定去偵察一番。

          一天早晨,天剛發亮,我頭戴蘑菇草帽,穿了身漁民衣服,腰間系了條葦眉子編的腰帶,帶著魚鷹,劃船來到了十二座連橋,觀察周圍的情況。

          這時,“稅收樓”站崗的偽軍提著槍懶洋洋地走到岸邊,朝我大喊起來:“喂!放魚鷹的,靠過來!”

          我把船靠到了岸邊。偽軍伸著脖子盯著船艙問:“逮了多少?”

          “沒幾條,凈是小的,只有一條大點兒的,還是鯽魚。”我不慌不忙地回答他。

          “你當我不知道鯽魚更香,一條也得交!”偽軍聲色俱厲地說。

          “這……”我假裝挺為難。

          偽軍見我不痛快,便“嘩啦”一聲拉了下槍栓,瞪著眼喝道:“你想不交怎么的?米有米稅,魚有魚稅,這是王八的屁股——規定(龜腚)!”

          我裝作無可奈何的樣子,從船艙里拿出了一斤多重的久花鯽魚,心疼地看了看,又狠了狠心似的要扔給偽軍,嘴里卻說:“小心扎手,這可是花的,扎著有毒!”

          “別扔,別扔!你給送進去!”偽軍看著鯽魚那一根鋼針似的魚刺,急忙沖我直擺手,一邊躲一邊說。我知道這里的偽軍多數是白洋淀人,都懂得被花鯽魚刺扎著肉就會腐爛,所以我才特地給他們預備了這份“見面禮”。

          我一看偽軍上了圈套,暗暗高興,卻故意裝出不情愿的樣子來到岸上,慢慢地挽著船纜。我明白偽軍是讓我把魚送到平房去“繳稅”,但要弄清崗樓里敵人的情況,我成心跟他打馬虎眼。當偽軍正轉身望著淀里又劃來的船只,我提著鯽魚三腳兩步就進了崗樓,把崗樓里看了個夠。

          回到駐地后,我把情況向隊長作了匯報,并建議派幾個人在黎明時去襲擊敵人,端掉“稅收樓”。組織上很快批準了我的奇襲方案,并派戰士張牛和張亮親哥倆和我一同前往。

          那天天還沒亮,我們就坐船朝十房院開去。這時,我們坐的已不是鷹排小船,而是一個很闊綽的大四艙(分有四個船艙的大船)。我的打扮也從頭到腳完全變了樣:頭戴灰色呢子禮帽,身穿踢腳尖黑色大夾袍,腳蹬圓口皮底夾鞋,再加上一副金絲眼鏡,真有點常跑天津衛的青年商人的派頭。張牛和張亮也都化了裝,一個裝船工,一個裝伙計,熟練地劃著船。船上放著裝滿稻糠的大米口袋和潔白的葦席。為了麻痹敵人,我們還在船頭上放了漁民做飯用的鍋灶、面板和一棵切掉一截的大白菜。有水上生活經驗的人一見這些,就明白這只船是出遠門的。

          船離“稅收樓”只有幾十米了,岸上的一切也都能看清楚了,但還沒聽到平時站崗的偽軍那種蠻橫的吆喝聲,我心里有些納悶。是站崗的睡著了,還是敵人有了防備?為了弄個明白,我便朝“稅收樓”喊了一聲:“經長起來了嗎?”像是問屋里,又像是問外頭,我喊得很輕、很慢。

          隨著喊聲,平房門“咯吱”一聲打開了,一個偽軍背著槍,打著哈欠懶洋洋地走了出來。

          我跳到岸上,偽軍走過來喊“你瞎咋呼……”那個“嘛”字還沒出來,上下一打量我就不說話了。我朝他微微一笑,稍微抬了抬禮帽,點了點頭,接著又回過頭,板著面孔,以掌柜的口氣朝船上說:“把船纜系好。”

          張牛、張亮懂得我的意思是“敵人沒有準備,可以動手”,便立即跳到岸上,系上纜繩。

          這時,偽軍好像找到了發作的機會,蠻橫地喊:“只許一個人交稅,其他人不許上岸!”沖張牛、張亮走了過去。

          “嗨!歇歇腳。老總,抽煙……”張牛說著,掏出煙卷湊近了偽軍。
        我見偽軍被纏住了,便三腳并作兩步朝平房走去。我打算先收拾偽經長,然后再收拾崗樓里睡覺的偽軍。但是推門一看,不由心里“咯噔”一下愣住了。原來平日只住一個偽經長的平房,這時卻擠著四個偽軍?礃幼铀麄儎偹,正在被窩里抽煙。大槍都順著身子放著,手榴彈就墊在枕頭底下。我定了定神,飛快地朝屋里掃了一眼,肯定敵人沒有防備以后,這才回過頭來,一邊想著對付敵人的辦法,一邊應付偽經長,把一條“雙貓”牌香煙放到稅桌上。

          偽經長正別著鴨子腿側身坐在椅子上抽煙。只見他撩起耷拉著的眼皮斜視了一下稅桌上的煙卷,又把我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鼻孔里“哼”了一聲,嘴唇動了動沒開腔,平時對付窮苦人的那套話沒能脫口而出。他只朝我撇了撇嘴,就又側過身去繼續抽煙。我假裝思索了一下說: “我這兒還有點兒錢,準備路上買菜用的,也給弟兄們買包茶葉喝吧!”說著便伸手掏錢。

          我裝著找錢,一會兒掏掏外衣的口袋,一會兒又摸摸內衣的小兜,眼睛卻注意觀察屋里的一切,耳朵留神聽門外岸邊的動靜。

          偽經長貪婪地伸著脖子等著,炕上的偽軍也忘記了抽煙,兩眼直勾勾地盯著我的手。

          這時,只聽門外傳來一聲“不許動”,偽經長還沒弄清怎么回事,我已掏出手槍對準了他的鼻尖。偽經長嚇得呆若木雞。

          炕上的偽軍也都嚇呆了。一個偽軍剛要伸手拿槍,我用手槍一指,厲聲喝道:“不許動!動就打死你!”那個偽軍急忙縮回手,乖乖地舉了起來。

          這時,張牛、張亮押著站崗的進了平房,把敵人的槍支彈藥斂到一起。我問了俘虜幾句話,便把他們交給張亮看著,自己和張牛飛快地朝崗樓跑去。

          原來,昨晚來了個“串樓”的壞女人。不知是偽軍隊長把幾個偽軍趕了出來,還是他們為了巴結隊長而主動騰房,幾個偽軍臨時住到平房里。

          我和張牛沖進崗樓。那個偽軍隊長還在做著甜蜜的美夢,我上前一巴掌,打得他魚打挺似的坐起來,又順手從他枕頭底下把手槍抓到手,厲聲喝道:“不許動!快穿衣服,到樓下集合!”偽軍隊長還沒醒過腔來便做了我們的俘虜。我們迅速把繳獲的武器彈藥裝上了船,然后把麻袋里的稻糠倒在淀里,把葦席扛進崗樓點上一把火,便迅速地離開了十房院。

          當橋北出操的鬼子發現“稅收樓”起火趕來時,我們已經鉆進葦塘無影無蹤了。

        (作者曾為安新縣人大常務委員、河北省人大代表)

        【編者讀者】

        一部以史鑒今、資政育人的紅色記憶

        張興華

          日前,收到金連廣同志寄來由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海興黨史成果選粹》一書;赝覀凕h的歷史,重溫海興地方黨組織在創建、發展過程中的奮斗歷程和歷史經驗,邊思邊悟,愈讀愈有一種厚重、清醒的激動,深感是一部以史鑒今、資政育人的好書。

          這是一部彌足珍貴的展示地方黨史成果的力作。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上講話中指出:“‘明鏡所以照形,古事所以知今。’今天,我們回顧歷史,不是為了從成功中尋求慰藉,更不是為了躺在功勞薄上、為回避今天面臨的困難和問題尋找借口,而是為了總結歷史經驗、把握歷史規律,增強開拓前進的勇氣和力量。”《海興黨史成果選粹》正是在各級黨委正確領導和上級黨史部門的精心指導下,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堅持“黨史姓黨”,牢牢把握黨史研究正確方向取得的豐碩業績。

          該文集展示了2007年至2017年海興的重點黨史成果,主要是中共海興縣委黨史研究室開展活動的簡要記述以及有關黨史文章選編。根據內容體裁,大體分為十類篇目,分別是:黨史文論篇、黨史訪談篇、特色工作篇、黨史人物篇、歷史鉤沉篇、歷史考證篇、黨史專題篇、資政服務篇、信息反饋篇、附錄。旨在通過勤奮嚴謹的工作,讓更多的黨員干部了解黨的“紅色家譜”,增強為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不懈奮斗的使命感和自豪感,有助于廣大黨員干部在潛移默化中補精神之鈣,鑄信念之魂,使黨史工作煥發新的魅力。

          這是一部以史鑒今、啟迪后人、真切翔實的史料。歷史的清風,劃過時空的隧道,揚起一片感嘆的飛沙,見證永恒; 艱苦奮戰的冀魯邊,載著歷史和訴說從時間中流過,笑看風云榮辱不驚!饵h史訪談篇》中“蕭華將軍在冀魯邊軼事”一文,再現了八路軍東進抗日挺進縱隊1938年9月27日到達冀魯邊區至1939年9月離開,短短一年時間里,蕭華同志以其文韜武略、大智大勇,發動民眾,建黨立政,團結友軍,痛殲日頑,開創了冀魯邊區抗戰工作的新局面,留下了“一語驚四座”“智斗沈鴻烈”“全殲孫仲文”“蕭華審碌碡”“馬廠脫險記”“細節見精神”“永記蕭司令”等許多膾炙人口的奇聞軼事。同時,充分體現了老區人民對蕭華同志仁德、善政的感念,出眾才華的崇敬,高貴品格的欽佩。

          《特色工作篇》中“黃驊慘案烈士專輯”共收入《韓金輝:為黃驊烈士遷遺骨》《海興、黃驊黨研室促成黃驊女兒看望‘恩人’》《黃驊大趙村慘案犧牲烈士埋葬地有重大發現》《尋親六十載 萬里祭英魂》4篇文章。發生在1943年6月30日的黃驊慘案,是抗日戰爭時期冀魯邊區的大事件。由于種種原因,慘案烈士埋葬地存在著許多疑問,致使謎團重重,莫衷一是。鑒于此,中共海興縣委黨史研究室于2016年4月將此作為重點,集中精力開展密集調查工作,5次在本縣境內訪查,3次到黃驊,4次赴山東無棣、陽信。在多年不斷尋訪的基礎上,獲得突破性重大發現:慘案犧牲烈士最初埋葬地都是在冀魯邊區中心地帶、堅固的革命老區海興縣境內,陸成道、董興根等4位烈士遺骨現埋葬在陽信縣烈士陵園,崔光華、陳云彪等4烈士疑似墓葬在曹莊子和畢王文村之間。

          天地英雄氣,千秋尚凜然。品讀著黃驊等革命先烈血染疆場、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跡,我不由得淚流滿面,深深感到:追尋先烈足跡,弘揚先烈精神,傳承“紅色基因”,告慰先烈在天之靈,賡續民族精神血脈,作為后來人,我們必須接過先輩們的接力棒,做好歷史的傳承者、創造者。

          這是一部弘揚革命文化傳統、資政育人的精品。2016年,海興縣委黨史研究室為澄清陸成道、崔光華等烈士家人找不到自己親人下落的有關問題,集中精力開展十余次重點走訪調查,基本摸清了情況。同有關方面一起,促成黃驊烈士女兒黃魯彬看望遷移烈士遺骨的韓金輝老人;農歷七月十五中元節陪同陸成道家人到山東陽信烈士陵園和海興山后村祭奠烈士,圓了烈士家屬兩代人60多年的艱辛尋親夢;對疑似崔光華等烈士墓進行了勘測。會同有關部門及時整理形成專題成果,在各級媒介刊發,加強紅色歷史宣傳,熱情謳歌“紅色故事”,取得了良好效果,引起較大社會反響。

          僅2009年一年,以征集社會主義時期口述資料為主,共征集25萬字,照片179張,黨史編研碩果累累。按照省市黨史部門要求,高質量完成社會主義時期資料的征編任務,從中選出4個典型,撰寫上報4篇文章,共1.6萬字和21張圖片。發動社會力量搞資料征編,離退休老干部呼金嶺、張鳳鳴、劉寶林,地方文史專家劉立鑫、孟建華等共提供了15余萬字的文史資料。征編完成《中國共產黨海興黨史大事記(1978~2006)》,共2.5萬字。

          堅持以史鑒今、資政育人,服務發展大局,發揚“把冷板凳坐熱”的黨史精神和工匠精神,推出了一批在社會上叫得響、用得上、有影響的黨史精品。圍繞縣委提出的打造濱海特色旅游基地的戰略構想,找準黨史工作與黨委中心工作的結合點,以弘揚紅色文化和人文文化為切入點,挖掘縣域豐厚的黨史等文化資源,打造精品,服務現實。

          近年來,在河北黨史網、滄州黨史網、《鑒政滄州》等媒介刊發20多篇文章信息,在《滄州日報》《滄州晚報》等社會大眾媒體發表了多篇文章,如《蕭華冀魯邊軼事》《韓金輝:為黃驊烈士遷遺骨》《海興發現彭德懷抗戰手書明信片》《一方墨盒的抗戰記憶》《回憶海興西馬莊慘案》《劉子久:“萬古流芳”的回族英烈》《二十年幫教歷程的回顧》等,提高了海興的知名度和美譽度。宣傳推介了一批優秀黨史人物,推出了路牟班、楊正泉等革命先烈先輩的英勇事跡,進一步發揮了黨史資政育人作用。

          一段記憶,一個組織,一縷光輝,一份希望,一抹陽光,一種信念;仡欬h的光輝歷程,回望改革開放40年的成就,《海興黨史成果選粹》的出版,對于加強黨史宣傳教育,發揮黨史資政育人作用,無疑是一部生動鮮活的教材。

        (作者系滄州市政協原副主席)

        信息檢索 標題
        正文
        點擊排行
        本類推薦

        Copyright @ 2010-2020 滄州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主辦單位:中共滄州市委黨史研究室主辦 冀ICP備11005373號-2

        女教师系列(无内裤)_亚洲好AV中文在线_亚洲人成在线:观看_性XXXXX瑜伽
        <var id="rht2m"></var>

            <var id="rht2m"><output id="rht2m"></output></var>
          1. <var id="rht2m"><strike id="rht2m"></strike></var>
            <acronym id="rht2m"><ruby id="rht2m"><address id="rht2m"></address></ruby></acronym>
          2. <sub id="rht2m"></sub>
            1. <thead id="rht2m"></thead>

          3. <sub id="rht2m"></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