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rht2m"></var>

        <var id="rht2m"><output id="rht2m"></output></var>
      1. <var id="rht2m"><strike id="rht2m"></strike></var>
        <acronym id="rht2m"><ruby id="rht2m"><address id="rht2m"></address></ruby></acronym>
      2. <sub id="rht2m"></sub>
        1. <thead id="rht2m"></thead>

      3. <sub id="rht2m"></sub>

        當前位置:首頁 >> 鑒政滄州 >>正文
        2018年第20期
        發布時間: 2018/10/25 11:19:02

         

        【黨史珍聞】

        新中國成立初期為什么要提出

        “中國共產黨是偉大的、光榮的、正確的黨”的口號

          “中國共產黨是偉大的、光榮的、正確的黨”的提法,最早見諸于文字記載的是毛澤東提出的。1951年2月18日,毛澤東為中共中央起草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決議要點》通報的第6條中,寫道:“我們黨是偉大的,光榮的,正確的,這是主要方面,必須加以肯定,并向各級干部講明白。”

          1951年3月28日,劉少奇在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作的《為更高的共產黨員條件而斗爭》的總結報告中,對這一評價作了具體的闡釋。報告中首先肯定了“我們黨是偉大的、光榮的、正確的,是中國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同時指出:“在我們黨內,是還存在著問題的,在有些地方則存在著嚴重問題。”他在作會議的總結時,指出存在的問題是黨內鉆進了一些壞分子,在一部分黨的基層組織中又有相當大一部分黨員不夠標準或不完全夠標準。

          當時劉少奇突出講這個問題的國內外背景是:1949年6月,全國有300多萬黨員,到1950年7月1日,黨員人數已超過500萬。一年多時間,全國黨員人數增加200多萬。1949年6月27日,中共中央組織部副部長安子文向毛澤東主席寫報告,匯報黨的組織工作情況。報告中講:我們黨現在已經成為一個擁有300多萬黨員的大黨。黨員成分,農民約占80%。黨的支部15萬個左右,農村黨支部占80%以上。干部的主要成分是學生和農民。

          全國解放前后,世界上的某些反華勢力,蘇聯和國際上部分共產黨以及國內一些人,對中國共產黨的性質存在不同看法。他們普遍認為中共是“農民黨”。在這種情況下,劉少奇為澄清這個有關我黨性質的重大原則問題,曾經論述過黨的性質并不是由黨員的成分決定的,還舉過英國工黨的例子來說明。他說,英國工黨的黨員,大部分是工人,但工黨的性質,不一定是無產階級政黨,并不代表工人階級利益;而決定黨的性質的,是黨的綱領、黨的指導思想,黨的領導人是否堅持馬克思主義,等等。對于黨的性質,中國共產黨一直強調自己的黨是無產階級先鋒隊。這一點在黨章中已經寫明了的。

          還有一個原因是:中國共產黨的七屆三中全會以前,高崗多次或明或暗地攻擊劉少奇。1950年前后,當時在東北局工作的高崗等向毛澤東告狀,說劉少奇對黨的建設沒有抓好,問題很多,組織路線有問題,很多黨員不夠條件。特別是對劉少奇說的在東北可以允許黨員發展“三馬一犁”和暫時保留“三馬一犁”的農民的黨籍有意見,說這是搞富農路線。

          此前,即1949年7月,中央組織部對東北局請示的復電中,曾規定,對富農成分的黨員,可以“暫保留其黨籍”。1950年春,東北局組織部長張秀山到北京中組部談工作,反映了高崗對“建黨路線”有意見,認為全國黨組織狀況不能令人滿意,意思是負責抓黨建的領導人(指劉少奇)負有責任。安子文認為此問題重大,于是決定由王甫(當時任中組部組織處副處長,1956—1960年曾任中組部副部長)陪同張秀山向劉少奇作了匯報。在談到發展“三馬一犁”的新式富農入黨問題時,劉少奇說,為了發展生產,對確實具備黨員條件的,可以個別發展入黨。黨員不帶頭生產,敢于致富,生產是發展不起來的。

          從全國解放之初,中共中央就十分重視黨的組織建設問題,前后召開過兩次全國組織工作會議籌備會議。在1951年3月第一次全國組織工作會議召開前,劉少奇審閱了有關會議的文件和請示報告,然后由中央辦公廳派專人送到當時正在保定的毛澤東審閱。毛澤東閱后表示同意并作了些修改。在1951年3月28日至4月9日召開的第一次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劉少奇對上述兩個問題都作了回答:一個是講“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工人階級的先進的有組織的部隊。一切黨員必須這樣來了解中國共產黨”。另一個是講“中國共產黨是偉大的、光榮的、正確的黨”。

        【本刊專稿】

        把不可能變為可能

        ——滄州市干部群眾合力爭取全境列入沿海經濟開放區

        郭世昌

          今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也是滄州市被國務院批準為沿海經濟開放市30周年。30年過去了,但當年申請沿海經濟開放市的過程仍歷歷在目。

          1988年3月,國務院召開沿海地區對外開放工作會議,滄州一位副市長參加。不久前,分管開放的谷牧副總理來過河北,我問省委書記邢崇智這次開放有沒有滄州市,邢書記說,秦皇島沒問題,唐山有希望,滄州市不沿?峙虏恍。我覺得滄州市雖然1987年已開始制定1988年至2000年“開放興滄”戰略,但只有爭取到國家政策才會如虎添翼,這次機會決不能失去。我立即趕到北京,利用別人的出入證擠進會議駐地。我向特區辦領導匯報,他卻說林沖發配的地方也要開放,那全國就都可以開放了。我說林沖發配的地方當年叫苦海沿邊,現在稱沿海地區,即將修建大港口,恰是開放前沿,我們滄州市的發展戰略就叫“開放興滄”戰略。去年報紙上有兩篇報道,一是寫滄縣興濟鎮出口創匯,人均1000美元;還有一篇是寫滄州市城鄉5萬婦女加工出口繡花臺布、餐巾、床罩等,已經有了開放的基礎。報紙我帶來了,請您看一下,這可不是現編的……。在參會省、廳領導的支持下,在千言萬語(關鍵是用資料說話)的匯報和感動下,同意將市區及滄縣列入向總理匯報稿,我說最好把青縣也列上,特區辦領導說,連早已開放的秦皇島都有沒列入的縣,你滄州市怎么能全列上呢?我懇求著說青縣鄉鎮企業非常發達,加工出口產品的5萬婦女大多在青縣,您可不可以在匯報稿旁手寫上青縣二字,到時就說滄州市一再要求把青縣也列上,我們定不了,請領導定。3月8日午飯后,我與參會的葉連松副省長上電梯時正好遇上谷牧副總理,省長介紹這就是滄州市長,清華大學畢業的,總理問我學什么的,我說在校學機械工程,現在向您學開放。谷牧副總理說我們都在學。下午,結果一公布,太意外了,青縣列上了,滄州市爭取到全境列入沿海經濟開放區。我立即打電話向市委書記張震環報喜,并請求次日下午向市委常委會匯報。

          3月9日上午返滄,在路上,激動地寫下一首詩。“今大成”寓意爭取擠入沿海經濟開放區大功告成,“滄州夢”也有望實現了。

        滄州市現存六大古跡

        (1988.3.9)

          參加全國沿海開放工作會議返滄,滄州市被批準全境開放。為實施“開放興滄”戰略、滄州未來不是夢而作。

        一吼千年獅鎮海,清真大寺久馳名。

        登瀛遠告紀昀墓,盤古開天今大成。

          注:六大古跡:滄州鐵獅子,又名鎮海吼(1000多年)、清真北大寺(近600年)、杜林登瀛橋、崔爾莊紀曉嵐墓、青縣盤古遺址、文廟大成殿。

          返滄后,下午就向市委常委會匯報,并提出成立對外開放辦、大項目辦(主抓TDI論證報批),加強經協辦,籌建外商服務中心。次日召開市政府常務擴大會,13日,召開市縣區局領導干部大會,傳達國務院沿海地區對外開放工作會議精神和市委決定,并提出了在回滄路上就開始起草的12條開放起步的應急措施,和前五年打好基礎、后八年全面騰飛的宏偉目標(實際是要趕上日本松本市,但沒有明說)。當講到世界經濟結構大調整的機遇,第一次日本抓住了,第二次“四小龍”抓住了,現在滄州市被批準開放了,如果我們還不能抓住這第三次機遇,加快滄州市的經濟社會發展,怎么向人民交待……不由得淚珠在眼眶內滾動。有位記者寫了一篇報道,題目是《市長的眼淚》,我看了,眼淚真掉出來了。10年后,一位滄州老鄉發表的《向滄州拜年》的報載文章中還提到“每一個滄州人大概都不會忘記前市長帶領著幾十萬滄州人‘擠’進沿海開放地區后流出的淚水”。

          不久,我到省里開會,邢書記說,滄州市很難被批準,預計不可能批準,更不可能批準全境開放,你們的工作超前扎實,現場匯報有理有據。我說,省里提前把秦唐滄廊三市兩地列為省級經濟開放帶,要求我們做好開放的基礎性工作。特別是領導我們參會的葉連松副省長,提出了繼“珠三角”“長三角”之后,還有個渤海灣應該加速開放,受到總理的贊揚,他和總理能說上話,他的努力是主要的。還有李漢良幾位廳長都幫了大忙。

          當然,我們也努力了,我帶到會上的匯報資料有26份,包括大港口論證材料、大電廠論證材料、上程控電話、引黃入淀、軍民合用機場建議等,雖然有些不在市內,但都可共享。特別是帶去了刊登有“開放興滄”2000年經濟發展戰略征求意見稿的報紙,證明我們加速開放的基礎工作都在做,有的已見成效,引起了特區辦領導的重視。應當說萬事皆備,只欠批準。正如我以前說過滄州市缺這少那,但我們有精神,大概特區辦領導也覺得滄州市雖然不靠海,做事挺靠譜,還是批準吧。

          省領導的作用是主要的。就滄州市而言,首先不是我和高堯隆副市長及到會人員的功勞,首先是提供26份資料的同志們的功勞,更是工作在這26份資料所涉事項中,并使其見到實效的那些同志們的功勞。市委的正確領導和全力支持更加重要,張書記把制定發展戰略的大事讓我牽頭,還把市委政研室交市長指揮;市政府要求成立幾個適應開放的機構,常委會一致同意,立即下文,人員一周就到了位。還有地市關系也十分融洽,《滄州日報》全文登載滄州市長在滄州市經濟工作會上的講話,王任重老領導去任丘,地委書記郭樞儉主動約我去匯報。地市部門間因分開時的一些遺留問題爭起來的時候,行署專員趙金鐸每次拍板都讓著小滄州市。如此好的政治環境,誰想做事都能做好。

          1988年3月18日,國務院印發《關于擴大沿海經濟開放區范圍的通知》,決定適當擴大沿海經濟開放區,滄州市及所轄滄縣、青縣和滄州地區的黃驊縣、海興縣名列其中。4月2日,滄州市委市政府召開對外開放動員大會。4月20日,滄州地區召開對外開放工作會議。滄州對外開放工作進入了一個新階段。

          后來調我到省建委工作,我是一百個不愿走。22個月后,我從省建委主任崗位上被選為副省長。一位老領導說你要不調離滄州能當副省長嗎?不可能把書記、市長一起提拔。他的理是對的,但他不知道“滄州夢”還沒有實現,我哪有心思考慮仕途。

          再后來地市合并了,黃驊大港建成了,我任職時的三區兩縣小滄州市的發展也早超過松本市了。2012年10月,我回滄州探望老滄州地委書記郭樞儉時,順便看了看滄州的現狀,那是我當年夢也夢不出來的。

        滄州未來不是夢

        (2012.10)

        力爭開放批全境,八論興滄起步忙。

        “TDI”謀增后勁,“集裝箱”促快招商。

        慕他松本敢懷夢,贊我古州真更強。

        實業金融雙展翼,港城聯動再輝煌。

          當時滄州市提過集裝箱速度、TDI精神。與韓國企業合資的集裝箱廠,從雙方見面到領營業執照不到5個月;新成立的大項目辦主要論證報批甲苯二異氰酸酯(TDI)大項目,憑著動手早,起點高,講科學,重效益,千言萬語,千辛萬苦,千方百計,千山萬水干事業的精神,進度很快,我把它提升為TDI精神,既鼓勵各個跑項目組,也鼓動全市上下跑項目。“八論開放興滄”是我結合市委、市政府制定的三年開放起步方針,在《滄州市日報》上發表的8篇文章。金融是指我在滄州時曾跑交通銀行落戶滄州市未果,現在滄州已經引入眾多銀行入駐,大批企業上市。

          之前,我向來賓介紹滄州市時開頭總用一句話“一部水滸傳天下,無人不知古滄州”,那時我們靠歷史出了名,F在的滄州完全可以靠新的發展業績展現自己了,參觀城市規劃館時讓我留言,我寫下:一座大港通天下,無人不知新滄州。

        滄州黃驊大港

        (2012.10)

        曾懷壯志趕東洋,今喜滄州更富強。

        樂業安居迎盛世,馭輪跨海送吉祥。

          滄州市委黨史研究室來信說,1988年滄州市被國務院批準為沿海經濟開放市,是滄州改革開放40年中一個里程碑式的節點。滄州市已有解放路,我曾建議把通往高鐵車站的大路命名為開放路也有這個意思。黨史研究室讓我回憶一下是怎么爭取批準開放的,市政府做了哪些工作,寫寫當時的經過。時間長了,有的可能記不準,有的可能忘了,僅供參考。

        (作者系原滄州市市長,曾任河北省副省長)

        【專題史料】

        抗戰時期滄州西部的地道斗爭

        孫福軍

          滄州西部是冀中抗日根據地的腹地,也是日軍進行“掃蕩”、“清剿”和“蠶食”的重點地區。特別是從1942年春季開始,日軍為了掠奪戰爭物資,支援太平洋戰爭,急于變華北地區為其進行大東亞戰爭的后方兵站和物資供給基地,對各抗日根據地進行空前殘酷的“掃蕩”、“清剿”和“蠶食”(史稱“五一”大“掃蕩”),采取野蠻的燒光、殺光、搶光政策,使用毒氣和細菌武器,制造“無人區”,企圖摧毀抗日軍民的生存條件,徹底消滅共產黨及其領導的抗日武裝。滄州西部是冀中區的腹地,是日軍“五一”大“掃蕩”的重點地區,抗日根據地遭到破壞最為嚴重,特別是1942年的雪村突圍戰,八分區遭受重大損失。在極其艱苦的困境下,滄州軍民在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下,堅持根據地斗爭,創造了地道戰、地雷戰、游擊戰、麻雀戰等靈活機動的戰法,尤其是滄州西部軍民利用地道開展斗爭,為粉碎日本侵略軍對根據地的多次“掃蕩”和“治安強化運動”,奪取抗日戰爭的勝利,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滄州西部開展地道斗爭大致經歷了三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挖洞藏身

          1937年“七七事變”后,日軍很快占領滄州地區,開始到處修公路,建據點,對滄州抗日根據地進行分割包圍。為了對付敵人的“掃蕩”,堅持斗爭,抗日干部和游擊隊員當時主要依靠“青紗帳”,每天晚上到村里宣傳發動群眾,開展對敵斗爭,白天和黑夜基本上生活在“青紗帳”里,到秋末“青紗帳”要倒了,怎么辦?這時,滄州西部臨縣的蠡縣有的村莊發明了挖洞藏身的辦法,對保存自己很有效果。滄州西部大部分縣借鑒蠡縣挖洞藏身辦法開始挖洞,開始是干部和堡壘戶挖地洞,后來群眾也家家挖地洞,一般都是在自己家的院子里或屋子里挖個小洞,上面用檁條柴草蓋上,再用土封好,留一個出入口和通氣孔,有的洞挖在灶鍋底下,通氣孔留在煙囪底底下,出入口留在鍋底下,敵人來時,群眾把鍋搬開,抗日人員鉆進去,群眾再把口堵上,把鍋放好,就燒火做飯、燒水。待敵人“掃蕩”進村時,鉆進洞里藏身藏物。敵人走后我們的人再上來,群眾稱這樣的地道為“蛤蟆蹲”。當時抗日干部和游擊隊員在敵人“掃蕩”時就躲在這樣的“蛤蟆蹲”里藏身,躲過了敵人的一次次搜捕。由于這些地洞都是只有一個口的死洞,只能消極地躲藏,有的不注意保密,有的被漢奸得到消息告密,敵人很快知道了我們利用地洞藏身堅持斗爭的秘密。于是,敵人每到一個村莊,都用刺刀或鐵棍在各家院子里、屋子里亂捅一氣,四處尋找地洞口,一旦發現洞口,就往洞里開槍、灌水或放毒。因為都是只有一個口的死洞,洞里隱蔽的干部或群眾,不是被打死、淹死、毒死,就是被抓去,使我們許多干部和民兵游擊隊員被“剔抉”而犧牲。河間縣大隊參謀袁鳳陽和隊員賈瑜在四區周家樓村工作時被敵人包圍,他們躲進地道藏身,被敵人發現堵住洞口而犧牲。1942年7月1日,肅寧縣公安局長李蘭芳和王子安、賀鳳祥等在西是堤村賀大娘家開會。2日拂曉,日偽軍包圍了西是堤村,李蘭芳等人鉆進地洞。日偽軍把屋子翻遍也沒有發現地洞,就放火燒房,熱浪卷著濃煙沖進洞內,洞里的人慢慢地被窒息。中午以后,日偽軍撤走。洞里的人被抬出,經緊急搶救,李蘭芳脫險。劉子固等兩名干部和賀大娘的老伴賀老超、兒子賀鳳祥、女兒蘭英、小印、孫子金環一家5口人犧牲。十地委《黎明》報社社長黃英,十軍分區政治部干部王錫珍等同志,也是這樣犧牲的。

          第二個階段,多口相通的地道

          在開展對敵斗爭中,“蛤蟆蹲”顯示出了它的致命弱點,也使抗日干部和抗日軍民遭到無謂犧牲。“吃一塹、長一智”,為了改變這種消極隱蔽狀況,解決既能“藏”又能“走”的問題,滄州西部的抗日軍民在黨的領導下,發動群眾對地洞進行改造,創造了院院相通的多口地道。這種多口地道,就是把一家一戶的地洞通過地道連接起來,做到家家相通,院院相連,而且地道口都選擇在政治上可靠的干部和群眾家里的隱蔽地方,并都加以偽裝。這樣,死洞變成了活洞,敵人一旦發現了某一個洞口,我們的同志可以從另一個洞口逃出去。敵人從南街進村,南街的人便可通過院通院的地道向北街或東街、西街轉移出去。如果街口同時有敵人進村時,也可從非正式的街口院通院的地道沖出去。1941年獻交縣委在二區趙莊搞了地道試點,然后在全縣普遍開展。11月,縣委在趙莊開會時,被日偽軍600余人包圍,縣、區干部和全村群眾500多人進入地道堅持斗爭,最后取得了勝利。事后八地委及時總結了趙莊地道斗爭經驗,并在全區推廣。

          1942年“五一”大“掃蕩”后,日軍加緊了對冀中抗日根據地的封鎖包圍,到處修公路,筑炮樓、建據點,抗日軍民的行動受到極大影響。為了堅持對敵斗爭,1942年冬至1943年,滄州西部開展了大規模的挖地道行動。在群眾基礎較好的村,每天夜間青壯年都投入挖地道,每晚都挖到半夜或拂曉。絕大部分村地下形成地道網,戶戶相通,有的通到村外,還有的村村相通。有的地道里有地道,就是挖好地道,把出入口留在地道里,地上沒有出入口。滄州西部一般村都有地道,大的村莊有一二千米,小村有三四百米。任丘在抗日戰爭期間共挖地道1010公里,形成了壯觀的地下長城。任丘大行羊村群眾基礎好,地道建設相當完善,地道通遍全村,人在地道內可以彎腰行走。家家戶戶有出入口,地道還通到村外留有出口。當時敵人經常到該村“清剿”“掃蕩”,抗日干部和游擊隊員也經常駐在該村,敵人來了,抗日人員就鉆入地道,由于地道建設完善,敵人多次包圍該村,企圖破壞地道,搜捕抗日人員,都以失敗告終。

          第三個階段,能打能藏的戰斗地道

          多口地道解決了“藏”和“走”的問題,減少了被敵人堵住的危險,但是敵人也很狡猾,慢慢發現了抗日軍民的多口地道,于是敵人又改變了進村“掃蕩”的戰術。敵人在包圍村莊時,只限于包圍有洞的幾個宅子或村莊的某一個角落,并先偷偷地上房,一方面怕我們打伏擊,一方面居高臨下,便于監視我們的行動,以便作長時間的搜查挖掘。這樣,抗日軍民又遭受了不少損失。我們及時總結了經驗教訓,認為多口地道,洞口雖多,但洞身都較短,敵人如居高臨下,我們仍不便于走,所以,洞身必須加長或有新的改進。為推動戰斗地道的發展和完善,各級黨組織加強對地道斗爭的領導,發揮人民群眾的聰明才智,把地道建成了“四好”(好打、好鉆、好藏、好跑)、“五防”(防水、防毒、防掘、防鉆、防火)、“三通”(天通、地通、院戶通)、“三道”(村落地道、聯村地道、野外地道相連)、“三交叉”(高房、院內、地道火力交叉網和村邊街道、院落、街道火力交叉網)的整體地道戰陣地,在堅持平原游擊戰爭中發揮了巨大作用。肅寧、饒陽交界的小堤、大曹莊、西沿灣、桑園、固店、張各莊6個村就挖了地道800多條,主道支道相通,全長43里,其中有12條主道通往村外。肅寧縣大曹莊的地道密布全村,建成了地下村,在鍋腔、墻根下、墳頭邊、井筒子中都修了秘密出入口和通氣孔。為了打擊敵人,地道和堡壘相通,修有槍眼和瞭望口。又如獻交縣的地道,村與村相通。大魯屯與墳地相隔2里多,地道的干道互通,遇有敵情,可以隨時轉移出去。堤口于的地道更為別致,干道、支道縱橫交錯,出入口都是保密的,遇有情況派熟悉地道的人帶領,負責出入,如無人帶領,進去后很難找到出口,故稱這種地道為“迷魂陣”。小劉屯的地道也是干支道交織在村下,地道中修有若干瞭望口和射擊的槍眼,必要時可在地道中與敵周旋。楊莊的地道與小劉屯相近似,一次區小隊被敵人包圍在村中,戰斗一天一夜未受損失。四營的地道,干支道遍及全村地下,縣大隊兩三個連可以同時進入地道。趙莊的地道,家家有出入口,與地道相通,遇有情況全村可以進入地道,主干道通往村外,該莊成為抗日干部和游擊隊的堡壘村。獻縣的地道也是“五一”反“掃蕩”后開挖的。僅該縣八區,自“五一”反“掃蕩”后至1944年底,開挖的地道具有相當規橫,各村地洞400余個。八區區委干部,幾次被敵人包圍,都是靠地道安全脫險的。對敵斗爭不僅靠地道好,還靠有好的群眾基礎,如1942年5月10日,“掃蕩”之敵包圍了鎮上村以后,抓了47人,敵人把抓來的人綁在板凳上,壓杠子、灌涼水,逼問地道在哪里?無一人告密,這種事例很多。

          任河縣的地道,在滄州西部開展較早、開挖最好,如焦遠莊、武莊、閻家堡等村的地道開挖較深,不少地道是在房下挖的,高寬度均較大,便于行動,地道內有陷井,有翻口,有兩層地道,有防火、防毒設施,使地道與村落戰、地雷戰相結合,有些地道的干道直通村口,并在村口和重要路口,筑起瞭望墻與原有建筑物相連接并加以偽裝,不易被敵發現。瞭望墻有瞭望口和射擊孔,并在瞭望墻內拉有電線與村外埋設的地雷處相通,待敵人靠近時即拉線爆炸。有的地道和制高點相結合,在村中能起控制作用的高房上,用土坯筑起工事,架上大抬桿(土槍),存好手榴彈,時刻做好戰斗準備,以便打擊敵人。為做好村落戰的準備,不讓敵人進村橫沖直撞,把村中有些街口堵小,有些街口和胡同口堵死,當敵人進村“掃蕩”或是抓人搶糧,抗日游擊隊和民兵就利用地道和高房工事,與敵人展開地道戰、村落戰、地雷戰,變過去的單純躲藏為積極的防御作戰。1941年八地委在這里召開現場會,推廣他們的經驗,促推了滄州西部各縣地道斗爭的開展。建國縣也充分利用地道開展對敵斗爭。一次,建國縣的六七名干部,在西落平城被敵包圍3天2夜,敵人嚴刑拷打威逼群眾指出洞口,無一人暴露,最后干部安全轉移。蓋莊不僅地道好而且群眾基礎和民兵好,一次漢奸高鴻基帶領偽軍包圍了蓋莊,企圖殺害村干部和民兵,八分區地區隊、縣大隊聞訊趕來,在游擊小組配合下,給敵人以很大殺傷。

          1943年2月,任丘縣一區小隊在尹村配合區干部開會時,被任丘、高陽及附近據點共500多敵人包圍。一區小隊13名隊員利用地道堅持戰斗一天兩夜,斃敵8名,掩護了干部,而自己無一傷亡,創造了以少勝多的戰例。1943年3月12日拂曉,留古寺、米各莊、束城等據點日偽軍數百名同時包圍了大行羊、小行羊等村,當時地區隊小分隊駐在大行羊村,敵人雖然在村中挖開了幾處洞口,往洞里灌水、放毒,我抗日軍民早有準備,在地道里與敵人周旋一天,敵人放毒、防水就把洞口堵住,讓毒氣和水從別的地方放出去。敵人在村里折騰了一天一無所獲,一個鉆進地道里的日本兵被抗日軍民打死。

          對敵人來說進了地道就像進了迷魂陣,想出來很難找到洞口。1943年春天,敵人包圍了任丘二區馬村,發現地道口,日本兵叫一個偽軍下洞看有無八路,偽軍鉆進地道后怎么也找不到洞口,后碰到藏在地道里的一位老大娘,偽軍叫老大娘領他出去,老大娘不肯,偽軍就磕頭哀求救命。也是這年秋季的一天,敵人包圍任河縣六區西杜各莊,民兵用撅槍打死一個日本兵,群眾鉆進地道。敵人抓到一個未鉆進洞的群眾趙景珩,用繩子栓上,讓他下洞叫群眾上來,趙景珩下洞后群眾幫他把繩子解開,拉了拉繩子對著洞口說:“我走了!”氣的日軍哇哇叫。

          滄州西部抗日軍民嘗到了開展地道斗爭的甜頭,利用地道開展對敵斗爭的積極性更加高漲,并在實踐中不斷總結利用地道與敵人斗爭的經驗,將地道斗爭與村落交通、高房工事、地雷戰相結合,發揮了地道戰的巨大威力,多次打出漂亮的戰斗。如1944年夏,敵人“掃蕩”隊到任河縣八區的蔡村,我區小隊在地道內拉響了事先埋下的地雷,炸得敵人血肉橫飛。1944年日軍糾集大城、廣安的日偽軍300多人到滄州西部的五區、六區“掃蕩”,當時正有縣區干部在五區康各莊,隨即組織縣區游擊隊和村里民兵設伏,當敵人押著13輛搶來的糧食衣物的大車,由西向東奔康各莊而來,敵人距離只有20多米時,埋伏在兩側的游擊隊員一齊開火,手榴彈像長了眼睛一樣飛向敵群,打得敵人抱頭鼠竄。但敵人依仗人多、武器精良,很快便組織反撲,小炮機槍不停地向我陣地轟擊。此時,硬拼對我不利,游擊隊便撤入村內、進入地道。敵人進村鋼炮、機槍失去了作用。我們的地道則大顯神威,利用暗槍眼頻頻打擊敵人。一個扛著日本旗的日本兵正提心吊膽在一條胡同里走著,墻鹼下飛出一顆子彈結果了他的性命,另一個日軍剛到一棵槐樹下,被地雷炸得飛上了天,敵人丟下40多具尸體狼狽逃竄。

          在獻交縣軍王莊,不但利用地道掩護干部群眾,堅壁糧食物品,消滅敵人,而且還利用地道掩護傷病員,后來發展成“地下醫院”。由獻交縣縣大隊醫生楊國藩任院長兼醫生,還有4名護士,設有地下手術室和病房,救治八路軍傷病員。在黨支部領導下,全村男女老少利用黑夜齊上陣,很快把軍王莊地下挖得四通八達,并把地上地下結合起來進行巧妙設計,地下挖成高1.5米、寬1.2米的井字型干道,干線周圍挖一環形地道連結,再由環形地道挖支線通向水井、樹林、墳地、枯井,作為通氣孔、射擊孔、瞭望孔和突圍口。地道內有防水、防毒、防煙安全設施,地道口設有陷阱、翻板、線箭、窩弓之類暗器,地道頂上還有地雷封鎖,敵人雖多次來村搜查,卻始終未能找到洞口。地下醫院從1942年春到1944年秋共收治傷員600多人。

        (作者為滄州軍分區軍志辦主任,原滄縣人武部政委)

        【英烈名錄】

          按:八路軍一二〇師挺進冀中后,1939年2月2日在肅寧縣北曹莊首戰告捷。2月4日,七一六團又在距北曹莊4公里的大曹村擊退前來報復的千余敵人。此戰共斃傷敵300余人,擊斃日軍大隊長1名。一二○師3天之內,在冀中平原上兩戰兩捷,大滅了敵人的囂張氣焰。

          3月1日拂曉前,七一六團在河間城西黑馬張莊一帶,設伏打擊出城搶掠日軍及3次增援之敵,激戰一日,共斃傷敵130余人,打了一個漂亮的村落伏擊戰。

          戰斗中,八路軍將士也付出了重大犧牲,F將肅寧縣大曹村戰斗、河間黑馬張莊戰斗部分英烈名單首次公布。

        肅寧縣大曹村戰斗烈士名單(30人)

        河間黑馬張莊戰斗烈士名單(30人)

        信息檢索 標題
        正文
        點擊排行
        本類推薦

        Copyright @ 2010-2020 滄州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主辦單位:中共滄州市委黨史研究室主辦 冀ICP備11005373號-2

        女教师系列(无内裤)_亚洲好AV中文在线_亚洲人成在线:观看_性XXXXX瑜伽
        <var id="rht2m"></var>

            <var id="rht2m"><output id="rht2m"></output></var>
          1. <var id="rht2m"><strike id="rht2m"></strike></var>
            <acronym id="rht2m"><ruby id="rht2m"><address id="rht2m"></address></ruby></acronym>
          2. <sub id="rht2m"></sub>
            1. <thead id="rht2m"></thead>

          3. <sub id="rht2m"></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