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rht2m"></var>

        <var id="rht2m"><output id="rht2m"></output></var>
      1. <var id="rht2m"><strike id="rht2m"></strike></var>
        <acronym id="rht2m"><ruby id="rht2m"><address id="rht2m"></address></ruby></acronym>
      2. <sub id="rht2m"></sub>
        1. <thead id="rht2m"></thead>

      3. <sub id="rht2m"></sub>

        當前位置:首頁 >> 黨史研究 >> 黨史事件 >>正文
        渤海一軍分區部隊在青滄戰役中
        發布時間: 2017/8/8 15:27:30

        渤海一軍分區部隊在青滄戰役中

        傅繼澤 李廣文

          1947年6月15日,是河北省滄州解放紀念日。在解放滄州的青滄戰役中,我渤海一軍分區部隊參加了掃清滄州城外圍以及攻城作戰。整個戰役,是在晉察冀野戰軍楊得志司令員、羅瑞卿政委指揮下進行的。青滄戰役的勝利,使一軍分區境內全無敵蹤,這是渤海一軍分區區域內對敵最后一戰的勝利,從而為下一步告別父老,離開家鄉,升級主力兵力,執行超地方的作戰任務創造了條件。

          青滄戰役的戰場,在天津以南沿津浦鐵路的滄縣、興濟、青縣、唐官屯一線。南北向100多華里長。當時,滄縣屬渤海一地委、一專署、一軍分區。從1945年8月蘇聯政府對日宣戰開始,一軍分區軍民根據毛主席“對日寇的最后一戰”的指示,已經先后收復了寧津、吳橋、慶云、鹽山、南皮、東光、陽信、無棣、黃驊(新海)等縣城。另,樂陵縣已于1944年收復。1946年5月的馮(家口)泊(鎮)戰役,掃清了津浦路滄州以南(除捷地外)的所有敵據點。津浦路北段重鎮滄州,因距天津較近,又有鐵路相連接,而尚能留在國民黨和偽軍手中。其他各縣漏網殘余之敵偽,都紛紛逃到滄州。一時滄州城成為他們最后一個避難所。因此,解放滄州就成為渤海一軍分區軍民討還血債、保衛鄉土的最后一戰。龜縮在滄州城里的敵人,都是我們的老對頭。他們之中有劉佩忱等長期殘害人民的鐵桿漢奸,還有殺人如麻的各縣地主“還鄉團”。他們被國民黨收編為所謂國軍,繼續與人民為敵,配合國民黨正規軍不斷向解放區進攻。對這些敵人的戰斗力,我們是做過分析估計的。然而必須指出的是,他們之中有一些是亡命之徒,是雙手沾滿了人民鮮血、堅決與人民為敵的死硬分子。他們妄圖負隅頑抗,作困獸斗。在滄州城里,較整齊而且人數最多的,要數河北省保安六總隊,有6000多人。滄州往北,是興濟、青縣,那里是保安八總隊,兩處各有1000多人。再往北,是唐官屯、靜海,那里是保安二總隊,兩處又各有1000多人。最北面的天津,駐有國民黨的重兵。六十二軍四七〇團已經從滄州調走,但天津到滄縣,不過120公里,又有鐵路連接,我們打滄州,天津之敵隨時可能出動增援。

          從當時整個戰場形勢看,蔣介石極感在東北的兵力不足。很有可能從華北調兵增援。為配合東北我軍的夏季攻勢,牽制住華北的敵人,我軍掃清津浦路北段青縣、滄州等據點,可能拖住天津的敵人,使它動彈不得,無法增援東北。軍委于5月21日給晉察冀野戰軍司令部的電報指示:“同意下一步打津滄線。目前加緊休整,6月20日左右開始作戰。”為了打好這一仗,我們從5月下旬就開始了緊張的準備工作。我渤海一軍分區,執行這次作戰任務的部隊有十七、十八、十九3個團和滄縣、黃驊兩個縣的獨立團,還有其他縣區武裝和民兵。渤海軍區派來了炮兵營一〇五榴彈炮連和山炮連。參加這次戰役的,還有一專署兩萬多支前民工,他們帶了擔架1000副,大車3000余輛。一專署的群眾還為作戰部隊提供了大量的糧秣和其他物資。對我們一軍分區來說,在楊得志、羅瑞卿首長指揮下,與野戰軍統一行動,參加大兵團作戰,這還是第一次。

          6月初,楊司令員、羅政委即率領晉察冀野戰軍參加戰役的部隊東進,并下達了作戰命令。渤海一軍分區為了保證完成所擔負的任務,在全區范圍內進行了廣泛動員和周密部署。當時由軍分區政治部主任辛易之寫了一道戰斗動員令,那是一篇很有感情,又極有文采,并富有鼓動性的討敵檄文。各團的動員會也都開得熱情飽滿、有聲有色。從營連到班排,出現了請戰求戰、爭挑重擔、爭當突擊隊的熱烈場面。當時,部隊剛剛學過中共中央《迎接中國革命的新高潮》的指示,繼魯南戰役和萊蕪大捷之后,華東野戰軍又在孟良崮殲滅蔣介石“御林軍”整編七十四師,還有國民黨統治區的愛國民主運動和燎原之火,人民大革命第二條戰線斗爭的消息不斷傳來,又經過群眾反奸訴苦運動,這些都大大鼓舞了部隊士氣。我軍的政治素質一向占據絕對優勢,青滄前線我軍在數量上,也占據絕對優勢。這些都是戰勝敵人,取得戰役勝利的保證。部隊廣大黨員群眾,全體指戰員,人人意氣風發,斗志昂揚,信心百倍。

          渤海一軍分區部隊擔負的任務是:十七團和黃驊獨立團去北減河,負責監視、截擊天津敵援兵和控制北減河,防敵決堤放水。十八、十九團和滄縣獨立團,負責西城門以北和整個城北面的包圍任務。十八團在掃清城外西北方面的敵外圍據點后主要擔負從西城門以北攻城的任務。十九團在完成掃清外圍之后,參加包圍城北面配合十八團攻城,并負責殲滅可能由北面出逃之敵。任務分配后,軍分區副司令員仉鴻印、政治部主任辛易之親自率領十七團、黃驊獨立團進到北減河作戰。各團的領導也都深入到部隊。如十八團團長朱寶承到了二營,政委趙淳到歸十八團指揮的渤海軍區炮兵部隊,團政治處主任王世延到擔任突擊隊的一營。十九團政委王均、副團長兼參謀長曾永華、副政委兼政治處主任楊文會等,也都分頭深入營連,幫助基層干部了解情況、解決問題。軍分區司政后機關人員,也都下到連隊。部隊情緒高漲,求戰心切,各項準備工作就緒,就等一聲令下,立即行動。

          戰役于1947年6月12日下午5點開始。

          掃清外圍的戰斗,進展比較順利,大有摧枯拉朽之勢。這是由于戰役前的滄州城及其以北鐵路沿線守敵的外圍圈,早已被我一軍分區部隊壓縮到城關和鐵路附近。而這個小圈子,也已更加孤立和暴露。渤海一軍分區部隊,是從縣區武裝發展壯大起來的。這支部隊的干部戰士,都經過抗日戰爭的嚴峻考驗,與天津、滄州、青縣的敵人曾經多次較量。在青滄戰役前的1947年1月,先后發起拔除南大港王徐莊子據點的戰斗,部隊在三九嚴寒中破冰涉水攻下了該據點。2月至3月間,又發起南北減河戰役,攻克和迫走南北減河中下游所有據點,解放了當時黃驊縣和津南縣的廣大地區。又在朝宗橋第一次同天津國民黨正規軍六十二軍一五七旅作戰,一舉殲滅敵一個加強營,俘敵800人,繳獲甚多。這些戰斗,有力地打擊了滄州、青縣等地的敵人,使其不敢遠離津浦路。也正是經過了這些戰斗,渤海一軍分區部隊受到很好的鍛煉,戰斗力大大提高,武器裝備也得到相應的改善。

          6月13日夜,攻城部隊掃清了外圍敵據點,完成了對滄州城的包圍。這是一場四面包圍、多路進攻的攻堅戰,守敵將是四面應付,防不勝防。十八團當時的位置在城西北面,是一軍分區部隊攻城的主要方面。十九團和滄縣獨立團的位置在北關,是我攻城的鉗制方向,并負責殲滅逃竄的敵人。那時的北城門已被屯死。北關全是葦坑水塘,部隊不易靠近城墻。十八團一營先頭到達時,正巧晉察冀野戰軍的六旅十六團從河西攻打滄州西城門外運河橋,他們便在敵背后支援十六團。守橋敵人遇到前后夾擊,急忙撤進城內。西城門以北的一段,由我十八團攻打。攻打西城門的,恰巧也是一個十八團——晉察冀野戰軍二縱六旅的十八團。兩個十八團相聚在滄州城下,并肩作戰。

          十八團進入攻城作戰陣地后,最關鍵的是先要選好攻城的突破口。突破口的選擇,直接關系到能不能在城墻上打開缺口,部隊能否從缺口順利攻進城內,并在進城后能否迅速展開。我們同十八團的領導,到前沿察看了敵情和地形,選定西城門以北200米處為突破口的位置。后來的實踐證明,十八團選擇的突破口選對了,這里正是敵防守鏈條上薄弱的一環,而且也便于我集中和發揚火力,便于突破。

          14日下午5點鐘,攻城準備工作就緒。

          5時半開始炮擊。此時像刮起巨風,整個滄州城被淹沒在隆隆炮聲中。隨著炮聲轟鳴從北城門到西城門,暴露在城墻上的炮樓、碉堡基本上全部被摧毀。渤海軍區炮兵營,在離目標很近的地方,從炮筒里直接瞄準,對北城門及西北城堡進行抵近射擊,敵城堡很快被摧毀。我一軍分區的炮兵也大顯身手,用多門迫擊炮進行平射,打擊敵城上火力點和暗堡。突破口地段,完全處在我軍火力控制之下。

          6點半,從十八團一營飛出一支突擊隊。隊員們搬運秫秸、蘆葦和裝了土的草袋、麻袋,在火力掩護下,迅速丟進護城河,很快在河里墊出一條通道;鹆M是由輕重機槍和步槍的特等射手組成的。他們預先對敵工事編了號,分工封鎖敵人一個個槍眼,壓制住敵人的火力。爾后,爆破組進行連續爆破。隨著一陣陣隆隆巨響,城墻上出現了一個大缺口。用炸藥爆破破壞城墻、碉堡,一軍分區部隊是開始較早的,從1944年夏季攻勢開始,已充分使用,并收到重大效果。隨后而上的便是梯子組,把登城的幾副梯子正好豎在這個缺口上。緊跟著,突擊隊的戰士們快速飛上梯子,越過城墻,沖入滄州城內。

          當一營一連攀上城頭時,時鐘正好指向了7點。這是6月14日下午7時,天正下著大雨,倚墻豎在護城河底的梯子開始下沉,突破口道路也變得泥濘難走。后續部隊涉水過了護城河,有人沿突破口爬上去滑下來,再起來爬上去。盡管如此,十八團一營在政治處主任王世延和營長馮浩亭,正副教導員劉文升、劉國安等帶領下,旋風般地攻進城去。經過激烈的爭奪戰斗,部隊迅速向兩側展開,并鞏固住突破口。一連在連長翟沛德、指導員李云祥的帶領下,一路向東,打垮敵人的反抗,直打到國民黨的滄縣公署。三營和二營緊緊跟進,并立即向兩翼發展,分成兩路,城墻上一路,城墻下一路,從突破口向北推進;到北城墻,又由西向東發展。二營在營長孫洪春、教導員周連芳帶領下,從突破口向南推進。十八團攻進城的同時,晉察冀野戰軍二縱隊各部隊也同時從西南角、小南門、西城門、新東門等處攻入城內,殲滅頑抗之敵。我十九團在攻克了小白兔、風化店外圍據點后即包圍了北城。在攻城戰斗中,十九團部隊積極從北城進攻,配合十八團部隊從西面的突破。

          我十七團在仉鴻印、辛易之親自指揮下,乘機攻下了天津南大八里臺據點,全殲守敵。

          戰斗結束后,攻城部隊當晚奉命搬至城外,到指定地點待命。干部戰士做到紀律嚴明,秋毫無犯。

          6月15日,雨過天晴,解放了的滄州城迎來了第一個朝霞滿天的早晨。從1937年9月24日滄州城被日寇侵占,到1947年6月15日解放,滄州城在日偽、國民黨統治下苦熬了9年零160多天。解放后,立即建立了中共滄州市委、滄州市民主政府和城防司令部。

          自6月16日至21日,我軍對殘敵進行清剿,捉到逃散和隱藏下來的國民黨官兵1017人。新成立的市人民政府,對滄州l3000多名工人、貧民和窮苦教師進行了救濟,共發放北海幣2000萬元、糧23萬余斤、鞋子3萬余雙。

          青滄戰役,應該以它特有的銳不可當,果敢迅速載入我軍戰史,這確是一場速決戰。滄州城的攻城之戰,從發起總攻到基本解決戰斗,也就幾個小時!

          這又是一場漂亮的殲滅戰。青滄戰役攻占了滄縣、興濟、青縣、唐官屯,斃傷俘敵共13000余人。偽保警總隊長、城防司令劉佩忱,給日本鬼子當過多年走狗,作惡多端,罪行累累。在我攻破城后,他坐在抬筐里,用繩子從城東北角系到城下逃跑。但他終究未能逃出解放軍民布下的天羅地網。在范莊子被我區中隊活捉,后押解到惠民公審處決。我軍繳獲的武器彈藥等戰利品數量很大,其中僅我一軍分區部隊繳獲輕重機槍就有60多挺。

          青滄戰役達到了預期目的,起到了拖住天津敵人的作用。天津國民黨軍隊于13、14兩日,曾派飛機至滄州城作低空偵察掃射。但在整個戰役中它又陷于一種無可奈何的境地。

          攻城戰斗結束后,我們向楊司令員和羅政委匯報。羅政委表揚渤海一軍分區部隊說:“你們打得好啊,炮打得準,爆破得好,迅速突破攻進城里!”

          青滄戰役勝利后,我渤海一軍分區的3個團,肩負著黨和家鄉人民的重托,繼承先烈的遺志,繼續戰斗,繼續前進。7月,南下逼近濟南,攻打齊河縣城。爾后南渡黃河,插到博興、壽光,參加膠濟路作戰。這時,渤海一軍分區所屬的3個團已升級為主力兵團,編為華東野戰軍渤?v隊十一師。該師的成立,標志著這支為人民革命事業立下戰功的土生土長的人民子弟兵,進入了一個新的歷史時期。從此,他們肩上的擔子更重了,要執行超地方的更大、更光榮的作戰任務。

        (傅繼澤曾任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副司令員;李廣文曾任北京農業大學黨委書記)

        信息檢索 標題
        正文
        點擊排行
        本類推薦
        • 本欄目暫無內容

        Copyright @ 2010-2020 滄州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主辦單位:中共滄州市委黨史研究室主辦 冀ICP備11005373號-2

        女教师系列(无内裤)_亚洲好AV中文在线_亚洲人成在线:观看_性XXXXX瑜伽
        <var id="rht2m"></var>

            <var id="rht2m"><output id="rht2m"></output></var>
          1. <var id="rht2m"><strike id="rht2m"></strike></var>
            <acronym id="rht2m"><ruby id="rht2m"><address id="rht2m"></address></ruby></acronym>
          2. <sub id="rht2m"></sub>
            1. <thead id="rht2m"></thead>

          3. <sub id="rht2m"></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