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rht2m"></var>

        <var id="rht2m"><output id="rht2m"></output></var>
      1. <var id="rht2m"><strike id="rht2m"></strike></var>
        <acronym id="rht2m"><ruby id="rht2m"><address id="rht2m"></address></ruby></acronym>
      2. <sub id="rht2m"></sub>
        1. <thead id="rht2m"></thead>

      3. <sub id="rht2m"></sub>

        當前位置:首頁 >> 黨史研究 >> 黨史人物 >>正文
        劉子久
        發布時間: 2016/10/13 16:18:11

          在海興縣雙廟村村民劉峰宏家中,珍藏著一副莊重古樸的木質牌匾。這是劉家的“傳家寶”,也是一件珍貴的革命文物。木匾寬130厘米,高65厘米。經過近70年的歲月洗禮,匾上黑漆斑駁,木質隱現,但字跡依然清晰可見,視之儼然,令人肅然起敬。中間陽刻“萬古流芳”四個大字,遒勁醒目。左右兩邊豎排陰刻著一些說明性文字,右邊兩行字是:“贈給河北省靖遠縣堤東區雙廟村頭等人民功臣劉子久仝(同)志”,右邊落款是:“滄縣縣政府 縣大隊 參議會 各聯會敬贈 中華民國三十六年六月”。

          據雙廟村黨支部書記劉立文介紹,劉子久是劉峰宏的祖父,雙廟村著名革命英烈。1946年10月,時任滄縣回民協會主任、回民支隊中隊長的劉子久被反革命地方武裝“還鄉團”殘忍殺害。1947年6月,青滄戰役剛剛勝利結束,滄縣社會各界就給劉子久家屬送來這副牌匾,寄托了滄縣黨政軍民對烈士的深切哀思和崇敬之情。劉子久烈士用他光輝傳奇的革命人生詮釋了“萬古流芳”的真正含義。

        少年革命 一鳴驚人

          劉子久,原名劉福恒,1919年出生在雙廟村一戶經營馃子鋪的農民家庭,后因革命工作需要改名劉子久。雙廟是一個純回民村,村風尚武崇文,先輩出過武舉人、鏢局武師,村民豪爽正直,富于反抗精神。劉子久幼時即聰慧穎悟,習武修文,表現出類拔萃。幼時上私塾,表現出眾,寫得一手好字。十幾歲就長得高大英武,器宇軒昂,舉止行為像成年人一樣成熟穩重。因其舅父在校任教,1933年至1937年在山東省慶云縣棣州書院求學,學業優異。其間,與滄州早期共產黨員、同族劉格平、劉子芳、王連芳等人密切接觸,接受革命思想,成為進步青年。劉子久最遲在1934年就秘密為黨工作了。他在馬頰河農民暴動中的英勇表現廣為流傳。1934年春,青黃不接中的慶云農民抗拒縣府貪污修河款,卻要農民出工出錢修河,遭到縣府保安團鎮壓,慶云縣委書記胡恒熙、區委書記張篤騫被逮捕關押。農民群眾義憤填膺,請來中共津南特委書記劉格平,組成兩萬多人的隊伍,于4月18日到慶云縣城請愿示威,沖破警察封鎖線,砸開縣府大鐵門。慶云縣長被迫登臺講話,糊弄民眾。16歲的少年劉子久和15歲的王連芳等人維護在劉格平左右,他們登上臺子扛下縣長,隨后,劉格平上臺講話,揭露了修河真相,提出了農民要求,縣府當場釋放了胡、張二人,并立了停止修河的字據。雖然最后暴動遭到鎮壓,劉格平、胡恒熙、胡林曉等暴動領導人被捕入獄,但他們敢于斗爭的革命行為是破天荒的事件,在民間廣為流傳。通過學習革命思想,經歷革命斗爭實踐,劉子久樹立了堅定的共產主義信仰,站穩了無產階級人民群眾立場,積累了豐富的革命斗爭經驗。他1937年正式參加工作,1938年即加入中國共產黨,組建楊莊子村支部,成為楊莊子第一任支部書記,培養發展了幾批黨員,其中,楊恩波同志后來成為滄州市委統戰部部長。除開展地方工作,他還和本村劉振海等人組建回民抗日武裝,1940年7月20日,“冀魯邊區回民救國總會”(簡稱回救會)正式成立,8月1日又成立了冀魯邊區回民大隊,1941年發展壯大為回民支隊,回救會和回民支隊是統一領導下的“一家人”,劉子久既是回救會三分會干部,又是回民大隊三中隊及后來的回民支隊二大隊的軍事干部,有時交叉任職,有時根據情況不斷交流。在險惡的形勢下,劉子久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發動更多人投身抗日,開辟了雙廟及附近一帶蓬勃的抗日局面。

        四處為家 備嘗艱險

          參加革命以后,劉子久就把自己的一切交給了黨。在27年短暫而輝煌的一生中,為黨工作、獻身革命占了生命長度的一半。其中主要是抗日戰爭階段,在那血雨腥風的艱苦歲月里,他機智勇敢,頑強堅韌地向前進。

          據劉子久的女兒劉樹茹生前回憶,那時父親在生活方面是非常困難的。住的是荒郊野外的地洞子,冬天任憑冷風吹打,夏天更是潮濕難受,住了一段時間,長了滿身疥瘡。穿的是補丁摞補丁的破爛粗布襖和褲,鞋是半邊鞋,襪是沒底襪。說到吃更是沒法提了,糠、菜都填不滿肚子,有時兩三天吃不上一頓飯。有一次,為執行任務回到家里,那時已經兩天沒吃飯了,一進門,一家人幾乎不認識了,艱苦的生活改變他的容顏,但改變不了他作為革命者火熱的革命激情。

          生活困難在當時來說是小事,更困難和危險的是白色恐怖的環境。當時日寇等敵對勢力猖獗,崗樓林立,掃蕩不斷,劉子久隨時隨地都有生命危險。到現在都一直流傳著劉子久靈活機智成功逃脫日軍追捕的故事。當時,雙廟村北的清真寺是我黨的聯絡點,八路軍干部經常在那里開會,有時開著會被日本人包圍了,他們嚷嚷著要搜捕八路軍。遇到這種情況,劉子久提前就做好準備,聽到動靜就換上阿訇的衣服,一幫人裝成做禮拜誦經的樣子,敵人進來一看沒情況,就走了。為了迷惑敵人,劉子久等人用玉米秸稈做成玉米垛的樣子,中間空心,作為開會的處所,由于做的惟妙惟肖,敵人絲毫看不出破綻。有一次,因叛徒告密,劉子久在雙廟村被日軍逮捕,五花大綁以后,扔到馬車上,押往南面的馬莊日軍據點。到半路上,劉子久看看兩邊都是青紗帳,乘著看守的人麻痹大意,跳下馬車,滾到青紗帳里,等到敵人發現,劉子久已經逃到安全的地方。

          劉子久聰明能干,實際斗爭經驗豐富,革命立場堅定,在革命隊伍中文化水平較高,能創造性的開展工作,漂亮的完成任務,因此,深得領導贊賞和同志們擁護?箲鸷笃,他整天領著回民支隊的一部分戰士拔據點、打漢奸,發動群眾斗爭地主惡霸。這段時間,劉子久曾擔任過滄縣興濟區各界救國聯合會主任、滄縣回民救國聯合會主任,回民支隊干部。

        英勇不屈 舍生取義

          1945年8月,經過八年浴血奮戰,終于迎來了抗戰勝利。劉子久夜以繼日地勤奮工作,參與領導開展了“反奸訴苦”運動(也稱“四十天群眾運動”),發動群眾,民主選舉村級政權,合理分配斗爭果實。當時滄州各縣大多已成為解放區,可滄州城及附近一帶被國民黨接管,滄縣國民黨當局大量收編偽軍、匪特。形式復雜,敵人勢力強大,在這一帶開展工作相當危險。1946年6月,國民黨軍隊大舉進攻我山東和中原解放區,全面內戰爆發。7月開始,一些土匪、地痞、流氓、反動黨團骨干,原地主武裝的散兵游勇、反動軍官、兵痞,加之被斗爭的不法地主惡霸分子,這些反動分子的殘渣余孽糾集在一起,在國民黨支持縱容下,組成反革命武裝“還鄉團”,其活動日漸猖獗,明目張膽殺害我基層干部和革命群眾。滄縣境內有劉公葉和趙樹勛兩股特務隊,經常四處竄犯,肆意制造流血恐怖事件。

          正在這時,我黨決定:在開展大的戰役戰斗,解放青滄一帶以前,先派得力人員進城開展偵察和發動群眾工作。當時,劉子久同志正在外地參加學習培訓?缮霞夁x來選去,正好選中了膽大心細經驗豐富的劉子久,當時的渤海區回民支隊政委、回民總會主任王連芳親自下命令,召回劉子久,把這項艱巨的任務交給他。

          1946年農歷9月的某一天,劉子久帶領兩名戰士到達滄縣強莊子村,秘密開展工作。進村不久,大漢奸、“還鄉團”特務隊長劉公葉探到消息,隨即集合隊伍包圍了村莊。后因寡不敵眾,兩名戰士當場犧牲,劉子久不幸被捕。被捕后,劉公葉威逼劉子久說出滄縣糧庫、滄縣銀行的位置,劉子久堅定的說:“不知道!”敵人不死心,用盡了各種刑具,但一無所得,得到的是破口大罵,或者沉默不言、怒目而視。劉公葉見硬得不行,轉而嬉皮笑臉地說,咱們都姓劉,同宗、同族,你是明白人,好話好說。劉子久同志不屑地說,有你這同宗、同族的敗類,感到恥辱。劉公葉見勸說無效,又叫來韓同聲(孟村譚莊人、劉子久同志的內侄),妄想用親戚關系勸降。韓同聲說:“姑父,你先到周伯(周伯叫韓云周,劉子久同志內弟,也是還鄉團成員)那里躲幾天行不行?”劉子久看了一下此人,輕蔑地說:“小子,不要來這一套,我哪里也不去”。韓同聲接著說:“我們劉隊長說了,與你同宗、同族,又與周伯這么近的關系,只要你脫離共產黨,今后不給共產黨辦事,就放你回家”。劉子久大義凜然地說:“頭可斷,血可流,絕不向你們狗漢奸屈服,要想叫我不給共產黨辦事,除非是太陽從西邊出來!”韓同聲無計可施,最后說:“姑父,你這樣倔下去有什么好處,你要為全家著想,上有年過七旬的父母,兩個年幼子女,妻子年輕,還懷有身孕,你如有好歹,讓他們的日子怎么過?”劉子久同志怒發沖冠,打斷他的話,大罵不止:“我是共產黨員,有你們這些親戚,我臉面丟盡,與人民為敵,沒有好下場,你們的末日已經到了!”

          敵人被罵得惱羞成怒,于1946年10月7日(農歷9月13日)殘忍地殺害了劉子久。劉子久同志在敵人面前高呼“共產黨萬歲!”英勇就義。二十七天后,劉子久烈士的遺腹子劉樹先出生。

          1996年,劉子久妻子去世,他的長孫劉峰松啟出祖父遺骨,將祖父母合葬。他發現祖父的頭骨缺失了多半部分,可以推定祖父劉子久是被敵人生生砸死的,當時一定腦漿迸裂,死狀相當慘烈,家人和親戚又難過了好長時間。

        千秋垂范 萬古流芳

          劉子久同志對家鄉、對父母、對妻子和孩子懷有深厚的感情,他深知自己的行為會給家庭生活帶來的影響。放在現在,我們可能認為劉子久可以有別的選擇。但劉子久同志是一名純粹的共產黨員,有著堅定的共產主義信仰,他想到的是黨的教導,人民的期望。為了讓全國受苦受難的勞苦大眾得到解放,過上幸福生活,寧愿拋棄個人利益、家庭幸福,選擇犧牲自己。他實現了“為黨獻身,永不叛黨”的入黨誓言。

          劉子久同志犧牲后,滄縣黨政軍民社會各界召開追悼會,沉痛悼念革命烈士。他生前同事、后任滄州地區物資局局長的韓貴賢回憶當時情形,當聽到烈士犧牲的慘烈情況,戰友們無不痛哭流涕,高呼“打倒反動派,為烈士報仇,解放全中國!”大大激發了革命斗志。其生前工作由劉樹生同志接任,劉樹生后到云南工作,擔任省委副書記、省政協主席,2015年去世。

          1947年1月,我軍殲滅“還鄉團”勢力,全部肅清其影響。1947年6月12日,我野戰部隊在地方部隊協助下,發起青滄戰役,在戰斗中,戰士和群眾喊出了“為劉子久同志報仇”的口號,6月15日戰役勝利結束,滄州全境解放。1949年,全國基本解放,實現了劉子久同志的夙愿。滄州解放的當月即1947年6月,滄縣縣政府、縣大隊、參議會、各聯會(各界聯合會)就一起給烈士遺屬送來了“萬古流芳”的牌匾,是敬仰、懷念、痛惜……

          新中國建立后,烈士遺屬得到各級黨委政府的關懷和照顧。雙廟村歷屆黨支部、村委會為烈屬派工、派糧,解決生活中的困難。

          1987年,滄州解放四十周年,地委邀請為滄州解放做出貢獻的老同志參加慶典。在會上,時任云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王連芳說,滄州的解放,乃至全國的解放,是包括劉子久烈士在內的革命先烈用鮮血換來的,黨和政府不能忘了他們,人民群眾不能忘了他們。會后,王連芳同志帶領有關人員到烈士犧牲地滄縣強莊子進行悼念,向隨行人員介紹烈士事跡。并驅車到海興雙廟烈士家中慰問親屬。當看到烈士遺屬仍住在破舊的老房子,烈士妻子雙目失明,生活有一定困難時,王連芳當場拿出個人的500元錢給予資助;販嬷莺,向地委作了反映,地委及時指定由地區物資局在木材指標內解決檁條、門窗等木料,縣鄉政府負責解決其他問題,烈屬生活條件得到改善。

          到今年,烈士已經犧牲70周年了,雙廟村沒有忘記他,他的事跡一代代流傳著,在村支部書記劉立文主持下,為烈士重新修筑了墓碑。他們還在不停搜集烈士的資料,準備修建紀念祠堂,作為永久紀念設施。烈士精神將熔鑄在每個人的血脈里,千秋永駐,萬古長青!

        作者:金連廣 李秀明

         

         

        信息檢索 標題
        正文
        點擊排行
        本類推薦

        Copyright @ 2010-2020 滄州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主辦單位:中共滄州市委黨史研究室主辦 冀ICP備11005373號-2

        女教师系列(无内裤)_亚洲好AV中文在线_亚洲人成在线:观看_性XXXXX瑜伽
        <var id="rht2m"></var>

            <var id="rht2m"><output id="rht2m"></output></var>
          1. <var id="rht2m"><strike id="rht2m"></strike></var>
            <acronym id="rht2m"><ruby id="rht2m"><address id="rht2m"></address></ruby></acronym>
          2. <sub id="rht2m"></sub>
            1. <thead id="rht2m"></thead>

          3. <sub id="rht2m"></sub>